<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兒童故事 > 童話故事 > 正文
          小嘎吧豆餅干星球歷險記

          一、飛出地球
               小嘎巴豆是個著名的冒險家,他去過荒無人煙的沙漠,去過野獸叢生的原始森林,還去過滴水成冰的南北極,更去過神秘莫測的廣闊海洋。有一天,小嘎巴豆坐在陽臺上想:“嗯,地球我都跑遍了,該去地球外面看看啦!”
              小嘎巴豆說干就干,他從書柜里找出一張大畫報,折成一架飛船,然后用蠟筆在紙飛船的尾巴上畫了一團熊熊烈火。
              小嘎巴豆坐上紙飛船,呼的一下就飛走了。
              在一朵高高的白云里,藏著一架冰糖飛碟。飛碟里是虎視眈眈的冰糖士兵。
              “準備好了嗎?”冰糖將軍問。
              “一切就緒!”冰糖士兵敬禮,“我有一個問題,將軍先生——您對這次進攻為什么胸有成竹?”
              “這還不簡單?”冰糖將軍高傲地回答,“地球人用最最笨重的鋼鐵來制造飛行器,這說明他們的腦子大大的壞了!而我們早已用冰糖來造飛碟了!”
              正說著,小嘎巴豆的紙飛船呼的從舷窗外一閃而過,快得追都追不上!
              “將軍先生,您剛才說什么來著?”冰糖士兵說,“我怎么看見地球人用最最輕盈的報紙來造飛船呢?”
              “不得不承認,我錯了!”冰糖將軍一拍額頭,“返航!迅速返航!”
              小嘎巴豆駕駛著紙飛船,越過高山飛過海洋,然后穿過了地球的大氣層。紙飛船繞著月球飛了一圈,因為月亮看起來象一張臉,小嘎巴豆想知道它后面有沒有長頭發。后來小嘎巴豆飛到了太陽系第九大行星——冥王星的上空。教科書上說冥王星氣溫非常低,生命無法存在。可是小嘎巴豆卻看見一群冰人坐在一起開會,它們無法相信,血液、肌肉和骨骼居然能夠組成生命。
              后來小嘎巴豆穿越了“仙女星云”和“巨蟹星云”,還飛過了“麥哲倫星系”和“獵戶星座”;他還操縱著紙飛船,在著名的“獅子流星群”里上下穿梭,看自己的駕駛技術是不是非常過關……
              不知飛了多久,小嘎巴豆的肚皮突然咕咕叫起來。唉,在宇宙中,這可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于是小嘎巴豆在紙飛船的前面畫了一個狗鼻子,紙飛船掀了幾下鼻子,毫不猶豫地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大約過了吃十八桶冰淇淋的時間(小嘎巴豆沒有手表),一顆奇怪的星球出現在小嘎巴豆眼前——
              這顆星球是非常標準的長方體,由上、中、下三層組成:上面和下面是焦黃、焦黃的“土地”,中間是粉紅色的夾心,那樣子就象一個老大老大的夾心餅干。
              小嘎巴豆使勁吸了吸鼻子,他的肚皮也給他一起使勁——哇,味道香噴噴的,這根本就是一個“餅干星球”嘛!
              不用小嘎巴豆操縱,紙飛船朝“餅干星球”一頭扎了下去……
            二、餅干星球
               紙飛船緩緩降落在餅干星球上。紙飛船沒有熄火,因為蠟筆畫的火焰開著并不浪費。
              小嘎巴豆還沒下飛船,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大樓是餅干造的,窗戶是一塊一塊可口的冰糖;馬路當然也是餅干,上面還用奶油畫出黃色的分道線;路兩旁排列著威武的餅干大樹,樹梢上結滿方的、圓的、三角的,還有什么形狀都不象的餅干!微風吹來,餅干咯啦、咯啦作響,于是引來空中的餅干小鳥唱歌。如果餅干小鳥停在電線上,餅干星球的老師一定不用焦頭爛額地向同學們解釋:為什么小鳥不會電死——嗨,因為餅干根本就不導電呀!
              這里的居民是一些“餅干人”,他們的身體是一塊四四方方的實心餅干,四肢是粗粗細細的小餅干,腦袋呢,當然是一塊圓形的夾心餅干啦。餅干里的夾心就是他們的大腦嘛!
              看到小嘎巴豆,餅干人都跑了過來。
              “這是什么人呀,長得真丑!”一位餅干小姐說,“他臉上甚至沒有砂糖!”
              “我敢以我的蘋果夾心發誓,我從沒見過這么奇怪的餅干!”一位餅干先生說。
              “他大概是‘圓咕隆咚星球’上來的!”一位知識淵博的餅干奶奶說。
              “我是地球上來的,我叫小嘎巴豆,”小嘎巴豆還是很有禮貌的,“大家好!”
              哇,原來是幾十億光年外來的客人!好客的餅干人趕緊說:“快來快來,我請你住最高級的飯店!”
              小嘎巴豆一看:哇,原來“最高級的飯店”,是一個高聳入云的大烤箱!
              “謝謝,我還是在外面好。”小嘎巴豆說。
              “那么,請吃最高級的食品!”
              小嘎巴豆一看:喲,“最高級的食品”,是一大盤色素、調味粉和干燥劑!
              “謝謝,”小嘎巴豆鞠了一躬,“我認為還是磚頭合我胃口。”
              正好腳邊就有一塊廢棄不用的餅干磚頭,小嘎巴豆拿起來就嘎嘣、嘎嘣大嚼起來。嗯,味道還滿不錯的,做磚頭浪費它的才能!
              餅干人看了,都非常吃驚。只聽老外婆講過吃泥巴的怪獸,那就夠嚇人的了,原來還有吃磚頭的外星人!
              “有沒有廢鋼鐵,我也想嘗嘗!”小嘎巴豆說。
              “有有有!”一位西裝革履的餅干人擠進來,“小嘎巴豆先生,請跟我來!”
              他帶領小嘎巴豆來到一間廢棄的廠房,廠房里堆著一大堆機器形狀的餅干。
              “這是我們廠淘汰的機器,”西裝餅干人說,“舊機器沒人要,堆在這里都生銹了!”
              “還占地方!”小嘎巴豆補充自己的觀點。
              “誰說不是!”西裝餅干人痛心疾首。
              小嘎巴豆仔細打量餅干機器,他可得為自己的腸胃負責。嗯,機器的表面果然疊著一層層的東西;再仔細一看:嗨,這哪是銹呀,這根本就是溢出來的糖漿嘛!
              “沒問題!”小嘎巴豆拍胸脯。
              小嘎巴豆象猛虎一樣撲了上去。嘁嗤咔嚓,兩下功夫,餅干機器就進了小嘎巴豆的肚皮。廠房里突然一片光明,原來是懸浮在西裝餅干人心頭的陰云消散了。
              “小嘎巴豆先生,您真是上帝派來的!”西裝餅干人抓著小嘎巴豆的手直搖。
              “不用客氣,”小嘎巴豆說,“另外,我可不認識什么‘上帝’,我是自個兒來的。”
              正說著,外面的喇叭突然響起來,播音員的聲音十分沉痛:“不幸的消息,不幸的消息!十分鐘后,將有一場局部大雨降落在‘蘋果區’的一平方厘米之內!雨水的組成部分非常可怕,是冰糖水加檸檬水加巧克力可可奶!大雨將持續漫長的五十八秒,請有關單位做好準備!”
              周圍的餅干人聽了,都放聲大哭。
              “我們這里就是‘蘋果區’,我們餅干人都怕水呀!”餅干先生說。
              “雨水會打濕我漂亮的冰糖水晶鞋,我就無法參加王子的舞會了!”餅干小姐非常傷心。
              “那還算好呢,”餅干老奶奶說,“雨水會溶化我的假牙,好幾天我都得餓肚皮!”
              “別怕,有我在!”小嘎巴豆挺身而出,“我吃了太多餅干,正好口干呢!”
              餅干先生問:“你不怕雨水弄糊涂你聰明的蘋果餡大腦嗎?”
              餅干小姐問:“你不怕雨水打濕你的水晶鞋嗎?”
              餅干老奶奶問:“你不怕雨水溶化冰糖假牙嗎?”
              “不怕,”小嘎巴豆回答,“因為我沒有那些東西。”
              喇叭又響了:“請注意:大雨在十秒鐘之后到達!”
              餅干人緊張極了。他們分成三部分人,一部分為小嘎巴豆鼓勁,另一部分勸小嘎巴豆不要太沖動,第三部分則大聲倒計數:“十、九、八……三、二、一!”
              誰也不知道水柱會落在誰頭上,大家都抱住腦袋蹲了下來。
              這可難不倒小嘎巴豆,他可是身經百戰的冒險家呀!就在小螞蟻還來不及打個噴嚏的一瞬間,小嘎巴豆將餅干小姐推到一邊,然后仰天張開大嘴——
              嘩!一根一平方厘米粗的水柱急速地從天而降!
              水柱準確地落在小嘎巴豆嘴里,一滴也沒浪費!
              一分鐘后,危險解除了。
              “謝謝你,小嘎巴豆先生。”餅干小姐紅著臉說。
              餅干先生對小嘎巴豆說:“真希望我是你。”說完還偷瞧餅干小姐。
              “我認為小嘎巴豆先生是我們的救星,”餅干奶奶說,“他一定能拯救國王!”
              “怎么,有人欺負你們的餅干國王嗎?”小嘎巴豆問。
              “不,是國王他發瘋了……”
              說到這里,人群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嗯?是誰在說國王的壞話?”
              呼啦!小嘎巴豆身邊的餅干人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凈!
              “咦,他們的動作也不慢嘛!”小嘎巴豆說。
              咯噔,咯噔。遠處走來一個餅干人,他的身后跟著一胖一瘦兩個扛著餅干長矛的士兵,矛頭是閃亮的冰糖做的。
              這位餅干人的走路方式非常怪,他左手和左腳懸空,右手和右腳著地,一搖一晃地挪了過來。
              “我猜你一定很費勁。”小嘎巴豆說。
              “那可不,”那人說,“不過這樣走有風度。”
              “如果這就叫‘風度’,我就要在你的‘風度’上畫個大叉叉。”
              “你小孩子不懂,我這么走是有說法的,叫做:橫行霸道——身份低的人想走還不允許呢!”
              “王老師說,橫行霸道的人沒有好下場。”
              “什么?!”那人胳膊一軟,來了個狗啃屎,“誰敢說我餅干將軍的壞話?”
              瘦餅干士兵趕忙將橫行將軍攙起來。
              “是您面前這個人,將軍先生,”瘦餅干士兵說,“我看他不象餅干人。”
              餅干將軍歪著腦袋打量,“是不象,”他說,“但至少他也不是餅干植物,你看他沒長葉子!”
              “腦袋上也沒開花!”胖士兵嚷道。
              “我是地球人,我叫小嘎巴豆!”
              “這真是奇怪,我從來沒聽說過姓‘小’的,”餅干將軍搖著頭說,“你看我就姓‘餅’。”
              “我們都姓‘餅’!”胖士兵叫道。
              瘦士兵提醒:“將軍,這十分可疑。”
              “是的,尤其是他不長葉子!”餅干將軍下令,“抓起來!”
              兩位餅干士兵雄糾糾氣昂昂地沖上去。小嘎巴豆一揮胳膊,他們就飛到餅干教堂的尖頂頂上去了。
              “我回去就打退休報告。”瘦士兵哆哆嗦嗦地說。
              “拿百分之百的養老金!”胖士兵大叫。
              餅干將軍瞧瞧士兵,再瞧瞧小嘎巴豆,冰糖眼珠差點瞪出來。
              “對不起,我不喜歡別人強迫我。”小嘎巴豆說。
              餅干將軍眼珠轉了轉,突然一頭栽倒。
              “噢,我被嚇暈了,”餅干將軍說,“小嘎巴豆,難道你見死不救嗎?”
              “我小嘎巴豆當然不是那種人,”小嘎巴豆回答,“不過我看你不象。”
              “我真的暈了,我敢拿我的芝麻糊大腦發誓!”
              說完,餅干將軍就閉上眼睛,不吱聲了。
              “好吧,”小嘎巴豆將餅干將軍背起來,“看我能不能找到醫院。”
              餅干將軍突然說:“不用向別人打聽——請注意,我這是在說夢話——你只要順著我指的方向,就能走到醫院——夢話完畢。”
              要說餅干將軍那手指還真靈巧,它左指右指,就把小嘎巴豆帶進一個陰暗的地下室。地下室里閃爍著昏暗的燈光,一間餅干籠子若隱若現。
              “請取下我腰上的鑰匙,打開病房。”餅干將軍又說夢話。
              小嘎巴豆把籠子打開了。餅干將軍突然蹦起來,一腳將小嘎巴豆踹進籠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鎖上了籠門。
              干完這一切,餅干將軍突然“嗷”地叫起來,然后抱著右腿直蹦。
              “對不起,我的屁股把你的腿弄斷了,”小嘎巴豆說,“你得交兩份掛號費。”
              “走著瞧,哼!”餅干將軍撿起斷腿,一蹦一跳地走了。
              陰影里突然響起悉悉嗦嗦的聲音。小嘎巴豆回頭,努力瞪大眼睛——在籠子的那一角,蹲著三個奇怪的人:第一個爆米花人,第二個草莓人,第三個巧克力人!
              “歡迎來到餅干星球監獄!”爆米花人說。
            三、草莓姑娘
               “監獄?”小嘎巴豆蹦起來,“哈,我就知道餅干人生病不用進醫院——他們只要涂點糖漿就行!”
              草莓人被小嘎巴豆的動作嚇了一跳,爆米花人勇敢地擋在她面前。
              “喂,別想耍花招!”他大聲說,“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有一回在‘糖果星球’,成千上萬的糖果士兵包圍了我。它們用糖衣炮彈朝我開炮——你知道糖衣炮彈嗎?那可是宇宙中最最厲害的武器,它甚至能將領導從寶座上轟下來呢!可是我就不怕糖衣炮彈,因為我不是領導。于是我挺著肚皮嗵嗵嗵就把炮彈彈回去,在糖果士兵中開了花。你猜怎么著——糖果士兵都癱倒啦!后來宇宙警察就把它們裝進大卡車,關進了監獄!”
              小嘎巴豆說:“你騙人,這不可能!”
              爆米花人的臉騰的就紅了。他老是愛臉紅,因為他的皮膚非常白。
              “你說的對,”他說,“我說了謊。”
              “說謊可不好。”巧克力人說。
              “說謊非常非常不好,”爆米花人承認,“可有這么一位先生,他的皮膚和心靈非常非常潔白,而他的身體又是爆米花做的,怕火怕水怕擠怕壓,你怎么能希望他老是說真話呢?”
              “可以理解。”小嘎巴豆點頭。
              “事情就是這樣簡單,”爆米花人臉上露出了笑容,“就象有一次我徒步穿越‘什么都可能星球’的‘瞌睡大沙漠’。我走得非常累,可又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就會永遠地睡在沙漠中不醒了!于是我輪流用四肢走路——兩腿累了用雙手走,雙手累了換雙腳……當我走出沙漠,把知識帶給沙漠那邊的村莊時,那些人嚇壞了。他們整天憂心忡忡,生怕住在星球下面的人掉到宇宙的深淵里去!”
              “知識是好東西,”小嘎巴豆說,“嚇人一跳可不怪它!”
              “說了半天,你到底是誰呀?”巧克力人問。
              “我是小嘎巴豆,來自地球。”
              “我是巧克力男孩,來自巧克力星球。”
              “我是爆米花先生,來自爆米花星球,”爆米花先生擂胸脯,“有什么困難找我好了!”
              “我叫草莓姑娘,”草莓人嬌滴滴地開口了,帶著一股好聞的草莓清香,“我當然來自草莓星球——請注意:我是很講衛生的,你們男孩子最好不要說臟話!”
              爆米花先生來勁了,“他媽的,誰說臟話我揍誰!”
              草莓姑娘“嚶”地呻吟一聲,暈倒了。
              “我說錯什么了嗎?”爆米花先生問。
              “大概是我嘴里的味道不好吧,”小嘎巴豆說,“你知道,我吃了太多的餅干,還喝了幾十加侖的糖水、檸檬水、這個水那個水,大家擠在一起就發酵發酸——不過不用擔心,我的肚子不是烤箱,它們不會變成大面包!”
              “你的肚子不是烤箱,我非常高興,因為我怕熱,”巧克力男孩說,“另外,我好象聽你說你吃餅干?”
              “是的,難道你不吃?”
              “我只吃巧克力。”
              “我只喝草莓湯!”草莓姑娘抽空醒過來說,然后繼續暈倒。
              “謝天謝地,我什么都吃,”爆米花先生高興地說,“記得有一回我去黃金星球,把上面的所有黃金吃了個一干二凈。從此,就再也沒有宇宙海盜來騷擾啦!”
              “那么你一定能救我們出去!”巧克力男孩對小嘎巴豆說。
              “什么?你們也是被關進來的?”
              “是呀,”巧克力男孩回答,“我飛過來想加點可可奶——我的飛船是燒可可奶的——可是剛一著陸,他們就把我抓進來了。”
              “我是來減肥的,”草莓姑娘醒過來,紅著臉說,“都說餅干星球水份少,可我說這里王法也少,不歡迎就算了,鮮花我也不在乎,可他們居然不由分說,把一位高貴的、國色天香的小姐關進了黑牢!”
              “我來是因為我有膽量,”爆米花先生說,“我知道會被抓,所以我就來了!”
              “好吧,我救你們出去。”
              說著,小嘎巴豆擰了一下鎖頭。餅干鎖化成了碎塊。
              “真厲害!”巧克力男孩豎大拇指。
              “繼續努力!”草莓姑娘鼓勵,“我看你夠不夠格當我的白馬王子。”
              爆米花先生說:“不用了,白馬王子已經產生了。”他指了指自己。
              “快走吧。”小嘎巴豆上樓梯。
              “等一等,”巧克力男孩說,“餅干將軍一定在外面布置了士兵。”
              小嘎巴豆想了想,說:“那我們自己造一個門。”
              小嘎巴豆低頭猛沖。嗵!餅干墻壁被撞出了一個大洞。焦黃的陽光射進來,帶著一股好聞的餅干味兒。
              “還行,再練兩天快趕上我了,”爆米花先生說,“有一次我在‘銅墻鐵壁星球’,那里到處都是墻就是沒有門。我鼻孔里冒氣嘴巴里吹氣,嗵嗵嗵嗵,銅墻鐵壁全都被氣流砸開啦……”
              小嘎巴豆說:“沒時間吹牛了,餅干將軍聽見聲音一定會趕來的。”
              爆米花先生趕緊捂嘴巴,“說的對,咱們快走!”
              他們走到洞口,草莓姑娘卻沒動。
              “你還等什么?”小嘎巴豆問。
              “等你們來抬我呀,”草莓姑娘說,“人家是草莓做的,小腳嫩嫩小腿柔柔,可不興自己走路。”
              “那你是怎么到監獄的?”
              “別人抬的呀,”草莓姑娘回答,“我的草莓飛碟一降落,餅干將軍就來抓我。我說進監獄可以,不過你們得抬我去。餅干將軍說你自己走去我還等人抬呢。我說不干不干我先說的。餅干將軍非常生氣,他說真倒霉讓她先說了。于是我呆在飛碟里不動,餅干士兵將飛碟和我一塊兒搬了過來……”
              “這么說你的飛碟就在附近?”
              “對呀,我一轉身就能上飛碟回家!”
              “沒問題,讓我來背你!”爆米花先生拍拍胸脯,“你身上有水,我怕水——不過這沒關系,大不了先從背上溶化,然后擴散到胳膊、雙腿、大腦、肚臍眼,最后我化作一灘難看的白沫沫。”
              爆米花先生抹眼淚,他的眼淚是一粒粒爆米花屑。“我只是希望,每當你們瞧見難看的白沫沫時,能夠想到我——可憐的爆米花先生!”
              巧克力男孩趕緊說:“那還是我來吧,我也怕水,不過太陽曬一曬就好。”
              爆米花先生腳下不動,“不要跟我爭,讓我來!”
              小嘎巴豆說:“我不怕水,還是我……”
              剛說到一半,他突然停了聲。外面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
              “怎么搞的嘛,我剛拿糖漿粘好腿,你就來煩我!”
              這是餅干將軍的聲音!
              只聽瘦士兵的聲音說:“將軍先生,我聽見監獄那邊一聲轟響!”
              “這十分可疑!”胖士兵叫道。
              “是嗎?快去看看!”
              糟糕?!餅干將軍來了!
              草莓姑娘一躍而起,“我不要看見餅干將軍那張老臉!”
              噌!草莓姑娘第一個躥出牢房。爆米花先生眨巴半天眼睛,沒弄明白怎么回事。
              “將軍,他們在那邊!”瘦士兵叫起來。
              “快追!”餅干將軍一揮手。
              “不能讓他們跑了!”胖士兵大叫著第一個沖出去。     然而今天天氣不好,將要下一場“紫砂糖雨”。餅干螞蟻們正急匆匆地橫穿馬路,忙著搬家呢。
              嗵!胖士兵一個不留神,被螞蟻絆倒了!
              啪!瘦士兵被胖士兵絆倒了!
              叮鈴咣啷!餅干將軍被瘦士兵絆倒,剛粘好的腿不知飛哪兒去了。
              “氣死我了!”餅干將軍使勁捶地,“哎喲我的手!”
              草莓姑娘帶路,小嘎巴豆他們趕緊逃跑。拐過一個彎,一架漂亮的草莓飛碟展現在眼前。
              草莓姑娘滿面春風地撲進了飛碟。
              “再見了,親愛的朋友!”她打開舷窗揮手,“你們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回去要寫一本書,叫做:《我生命中的三個男孩》。”
              爆米花先生說:“我是男人。”
              “以后常聯系!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草莓姑娘扔下一塊綠葉手帕,上面寫著:“0551-等你在夢的邊緣”。
              草莓飛船啟動了。它在天空打個轉,畫出一個草莓色的心形,然后留下一地草莓香,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看來在駕駛技術方面,她還是滿有天賦的。”小嘎巴豆說。
              爆米花先生說:“說到駕駛技術,我想起了在‘曲里拐彎星球’的奇遇……”
              就在這時,他們身后的一扇門突然開了。
              “嗨,兄弟們!”門里探出個餅干頭。
              “你是誰呀?”爆米花先生嚇得退了一步,“不要以為你是餅干人我就怕你啊!”
              “我是餅干先生呀,”餅干人說,“小嘎巴豆先生,您還記得我嗎?”
              “記得記得,你的大腦是蘋果夾心的!”
              “說對了,快進來躲躲吧,”餅干先生拉開門,“餅干將軍一定看見了草莓飛碟,他馬上就會追來!”
              “我才不怕!”爆米花先生說,“有一回在‘怪獸星球’,一群長了七條腿八顆腦袋的怪獸向我撲來。它們面目猙獰,眼露兇光——可我就是巍巍然一動不動!”
              巧克力男孩問:“你是不是嚇傻了?”
              “不是,”爆米花先生自豪地回答,“因為它們沒有長嘴巴!”
              “騙人。”餅干先生想了想說。
              “我不喜歡騙人,”小嘎巴豆說,“說實話,我不怕餅干將軍。”
              “你是不怕,可你的朋友怕呀,”餅干先生說,“餅干將軍平時只帶兩個士兵,可他還統轄著千軍萬馬呢!”
              “真的?”
              “不信你們躲進來看嘛。”
              爆米花先生第一個鉆進餅干小屋。他們從門縫里往外瞧。
              沒過多久,餅干將軍果然出現在視野中。餅干將軍握著大哥大,象所有好不容易在街頭打上電話的人一樣,把腦袋仰得高高的,把音量調得大大的,足以把一百八十億光年外的月亮震碎——
              “喂喂!我是老餅,你是誰?啊,原來是老桶!股市又升了啵?降了?沒關系沒關系,不就賠個幾千萬嗎?喂喂,我說真格的,有幾個非常厲害的外星人越獄了(爆米花先生捅餅干先生:瞧,說我們厲害呢)……什么?誰越獄了?一個草莓妞——已經逃出餅干星球了;還有一個巧克力男孩,一個地球來的超人,最后是那個傻乎乎的、怕火怕水怕擠怕壓的窩囊廢爆米花人唄!”
              “什么?!他說我是窩囊廢!”爆米花先生義憤填膺,“我要跟他單挑!”
              “機會多著呢,”小嘎巴豆說,“不過現在請你安靜一點。”
              爆米花先生嘟嘟噥噥地閉嘴了。
              餅干將軍繼續說:“我說老兄,事關國家的安危,你趕快把部隊給我調來!什么部隊?當然是‘餅干特種雇傭軍’、‘閃電刺殺小組’——噢對了,把‘星際航空母艦’也給我召回來!”
              “我的媽呀!”爆米花先生直打哆嗦,“他把我們當‘宇宙大盜’啦!”
              這時又聽餅干將軍說:“什么?都來不了?那就把掃大街的退伍軍人召來算了。”
              爆米花先生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噴得爆米花屑子亂飛。
              “怎么樣,我沒騙人吧!”餅干先生說。
              正說著,門外響起了汪汪的狗叫。接著,就聽見瘦士兵說:“將軍先生,餅干狗發現了逃犯的蹤跡!”
              “我怎么沒發現?”餅干將軍問。
              “因為你不是餅干狗!”胖士兵叫道。
            四、巧克力男孩
               “不好,快藏起來!”餅干先生說。
              小嘎巴豆打量房間:一張餅干飯桌,一張餅干小板凳,還有一張餅干大床。
              “我們沒地方躲呀!”他說。
              “別急,”餅干先生說,“我們是餅干做的,家里沒有秘密的儲藏間怎么行!”
              餅干先生挪開桌子掀開地板,露出下面一個黑洞洞的小房間。
              “啊,真不錯!”爆米花先生說,“這讓我想起了有一回我去‘酒鬼星球’,那其實就是一個老大老大的酒壇子;可是星球表面并不住人,因為居民都是酒鬼,他們都泡在星球內部的酒海里。雖然我的酒量不錯,但是我從不喝酒。于是我趴在酒壇口上問:喂喂,你們為什么一個勁喝酒呀?酒鬼們回答:因為高興。我又問:你們為什么高興?酒鬼們說:因為我們喝酒。”
              “來不及了,快下去吧。”餅干先生著急地說。
              “你能保證里面沒有喜歡吃爆米花的老鼠嗎?”勇敢的爆米花先生問。
              小嘎巴豆把他拽下去了。巧克力男孩也小心翼翼地下來,餅干地板在上面合上,儲藏間里一團漆黑。
              “啊,這黑暗使我想起……”
              “噓——”小嘎巴豆說,“小心餅干將軍聽見!”
              “我不太確定,”爆米花先生說,“有這么一位先生,他的皮膚和心靈非常非常潔白,而他的身體又是爆米花做的,怕火怕水怕擠怕壓,現在又開始害怕黑暗,你怎么能希望他不出聲呢?”
              “那么這樣吧,”小嘎巴豆說,“我們來玩個游戲。”
              “好啊好啊,”爆米花先生說,“如果這游戲不是很嚇人。”
              小嘎巴豆就一邊拍手一邊唱:
              “我們都是木頭人,
              不會唱歌不會跳;
              如果誰先開口叫,
              讓他變成蘿卜鳥!”
              “我有一個問題,”巧克力男孩說,“‘蘿卜鳥’是什么?”
              爆米花先生趕緊補充:“我也想知道!”
              “‘蘿卜鳥’當然是蘿卜做的鳥啦,”小嘎巴豆說,“另外,它放屁帶蘿卜味兒,非常臭。”
              巧克力男孩說:“那我們要給熏死了。”
              爆米花先生說:“堅決不做‘蘿卜鳥’!”
              于是爆米花先生使出全身的力氣閉上了嘴。儲藏間里安靜下來,可以聽見頂上的動靜。
              哐!餅干將軍一腳把門踹開,牽著餅干狗闖了進來。餅干狗在桌子底下嗅來嗅去。
              “將軍先生,有情況!”瘦士兵說。
              “他們在房間里!”胖士兵大叫。
              餅干將軍警惕地四下打量,除了餅干先生,房間里沒有別人的蹤跡。
              “你可把我難住了,”餅干將軍咬手指頭,“你說他們在哪兒?”
              “它們在這兒,”餅干先生笑盈盈地端出一盤香料,“尊敬的將軍先生,請品嘗我的拿手好菜!”
              “汪汪汪!”餅干狗沖盤子大叫,看來它對吃的更有興趣。
              “拿去。”
              餅干將軍將盤子放在地上,餅干狗風卷殘云般舔了個一干二凈。
              “味道不對。”餅干狗突然說。
              嗯?餅干將軍栽了個跟頭。餅干狗不會說話呀!
              “你……說什么?”餅干將軍使勁挖耳朵。
              餅干狗說:“人生就象在泥濘的道路上行走。”
              這回連餅干先生都吃驚了。他指著餅干將軍說:“你這餅干狗……”
              餅干將軍很生氣,“別指著我好不好?”
              餅干狗又說:“我們被物欲迷住了雙眼。”
              “哇!”餅干先生驚呼,“你這餅干狗是哲學家!”
              餅干將軍板著臉回答:“我說過了,請你說話時不要指著我!”
              這時,餅干狗說了最后一句話,倒地后飄去了餅干天堂。
              它說:“悲傷瘋長于紫鯊魚的闌尾。”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餅干將軍叫起來,“我這餅干狗——不不,我的餅干狗怎么死了?”
              “我向您保證,將軍先生,”餅干先生說,“這是個意外!”
              “狗都死了,怎么會是意外?”
              “真是意外,”餅干先生對天發誓,“我本來想毒死你的。”
              “啊?!”餅干將軍氣得直翻白眼,“給我打進監獄!”
              瘦士兵小聲提醒:“將軍,監獄不能用了。”
              “破了個大窟窿!”胖士兵嚷道。
              餅干將軍撓頭,“那該怎么辦?”
              瘦士兵附耳說:“揍他一頓算了!”
              餅干將軍點頭。乒鈴乓啷,哎喲我的媽!
              “哼,記住這個教訓!”
              說完,餅干將軍和士兵氣沖沖地走了。
              “咱們快上去看看!”小嘎巴豆說。
              爆米花先生一拍手,“哈,你先說話了,你是‘蘿卜鳥’!”
              “別提‘蘿卜鳥’啦,”巧克力男孩說,“快救餅干先生吧!”
              小嘎巴豆將地板連同桌子一塊兒掀翻。他們爬出來一看:糟糕,餅干先生胳膊也折了腿也斷了;身體在地上,腦袋卻飛到了屋外。
              小嘎巴豆哭了。淚水化成大雨灑下來,餅干螞蟻趕緊搬家;
              巧克力男孩哭了。淚水化成巧克力豆,叮鈴當啷落在地上奏起了哀樂;
              爆米花先生本來想表現一下堅強的,后來還是忍不住哭了。他的淚水是爆米花屑,滿天飛舞,落在餅干先生的身上。
              “別哭別哭,”餅干先生的腦袋突然說話了,“眼淚流多了,人就會瘦的。”
              “不怕,”巧克力男孩抹眼淚,“我的眼淚和身體之間有吸引力,過一會兒會流回來。”
              “我也不怕,”爆米花先生說,“我的眼淚和身體之間有靜電,走過去就全粘回來了。”
              小嘎巴豆是地球人,當然更不怕啦。他驚喜地說:“你沒死嗎,餅干先生?”
              “當然沒有,”餅干先生吃力地回答,“請你們幫幫我,好嗎?”
              “沒問題,我最喜歡幫人了!”爆米花先生捋胳膊挽袖子。
              “請你們從儲藏間拿點糖漿出來,然后將我的身體粘好。”
              三個人爭先恐后地去取糖漿。爭搶中糖漿灑了一點出來,爆米花先生忙著舔糖漿,小嘎巴豆和巧克力男孩就將餅干先生粘好了。
              “謝謝!”說著,餅干先生小心翼翼地坐在板凳上,“真對不起,我行動不便,不能再幫你們啦。”
              “你已經幫了大忙。”巧克力男孩說。
              小嘎巴豆說:“我很奇怪,你們為什么不反抗?”
              “反抗?不不,”餅干先生直搖頭,“國王以前可好了,只是最近才殘暴起來的。唉,也許他得了什么怪病吧,我天天都祈禱他康復呢。”
              “我們是不是去王宮一趟?”小嘎巴豆說。
              “你們還是趕快離開這個星球吧。”
              “說的對,”爆米花先生蹦了起來,“快去找我的……不,我才不怕餅干壞蛋——巧克力同志,你的飛碟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巧克力男孩說,“不過我和飛碟之間有吸引力,跟著感覺走就能找到它。”
              “我猜你適合當藝術家。”小嘎巴豆說。
              “快走吧,”餅干先生催促,“不用擔心,糖漿一干我就好了。”
              小嘎巴豆幫餅干先生把門關好,大家排著隊往前走:巧克力男孩在前,渾身散發著藝術家的魅力(巧克力味);小嘎巴豆在中間,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爆米花先生在最后,他總覺得有人跟蹤,這讓他想起在“間諜星球”的經歷……
              走不多遠,巧克力男孩的飛碟出現在大家眼前。別人的飛碟都是圓的,這架巧克力飛碟卻是方的!嗨,這有什么奇怪,因為巧克力都是方的嘛!
              可是巧克力男孩沒有高興,卻驚叫一聲:“喂,你在干什么!”
              原來一個餅干娃娃正站在巧克力飛碟旁邊,張開大嘴準備咬下去呢!
              “來得正及時!”爆米花先生叉腰大吼,“喂,你想得消化不良嗎?”
              餅干娃娃嚇壞了,他手一松,忽悠就向天空飄去。
              小嘎巴豆眼疾手快把他抓回來。“你怎么啦,小弟弟?”
              “肚肚餓。”
              “再餓也不能吃飛碟呀!”
              “寶寶的腦袋是巧克力夾心,寶寶只吃巧克力。”
              小嘎巴豆一看可不是!他問:“你爸爸媽媽呢?”
              “國王叔叔抓走了。”
              小嘎巴豆嘆了口氣,問巧克力男孩:“你有多余的巧克力嗎?”
              巧克力男孩搖頭,“我這飛碟是精密儀器,損傷一點就不能飛了。”他想想又說:“不過我的左腿可以給他吃。”
              “那你……”
              “沒關系,回到巧克力星球,我再捏一條裝上就是了。”
              “好嘛,巧克力人就是有這個優點!”爆米花先生說,“這讓我想起了‘蚯蚓星球’。蚯蚓先生們每天的娛樂,就是讓蚯蚓女士把身體揍斷。這樣好在第二天早上有一個驚喜:哇,身體又長出來啦!”
              小嘎巴豆讓餅干娃娃吃了巧克力男孩的左腿。他一松手,餅干娃娃還是往上飛。
              “不行,他的肚子太空了!”
              “那我把右腿也給他吃了吧,”巧克力男孩真象個男子漢,“操縱飛碟用手就行。”
              餅干娃娃把右腿吃了。小嘎巴豆松手,餅干娃娃在地上活蹦亂跳。
              “太棒了!”爆米花先生說,“這讓我想起了在‘氣球星球’的歷險,那一次……”
              “糟糕!”巧克力男孩打斷他說,“我的飛碟還沒有燃料呢!”
              “是可可奶嗎?”小嘎巴豆說,“現在到哪兒去找呢?”
              “寶寶有,”餅干娃娃說,“寶寶尿尿就尿可可奶。”
              哇,真是口渴就下雨,瞌睡就看見床!
              餅干娃娃往巧克力燃料箱里擠出幾滴可可奶。小嘎巴豆擔心地問:“夠嗎?”
              “沒問題,”巧克力男孩回答,“我的發動機是高科技產品,能節約燃料百分之五十!”
              爆米花先生說:“那你買兩臺不就節約百分之百了嗎?”
              “我正是這樣做的。”
              “那燃料怎么會沒有呢?”
              “我喝了。”巧克力男孩不好意思地說。
              巧克力男孩鉆進飛碟,向小嘎巴豆他們揮手告別。呼!巧克力飛碟升上了天空;嗵嗵嗵!巧克力飛碟在天上打出了幾個巧克力色的大字:
              有緣還會見面!
              飛碟無聲無息地飛走了。看來百分之百節能就是不一樣!
              “沒什么大不了,”爆米花先生拍拍小嘎巴豆的肩膀,“等我走的時候,我給你表演個絕的!”
              就在這時,一位餅干小姐急匆匆地朝他們跑過來。
              “快走吧,”她說,“餅干將軍來了!”
            五、爆米花先生
               小嘎巴豆問:“他怎么知道我們在這里?”
              “巧克力飛碟是從這兒起飛的唄。”
              爆米花先生盯著餅干小姐,眼睛有點發直。“咳咳。”他說。
              餅干小姐說:“噢,你是小嘎巴豆的朋友吧?”
              爆米花先生說:“嗯。”
              “我猜,你是爆米花星球來的吧?”
              爆米花先生說:“嗯。”
              “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爆米花先生說:“嗯。”
              小嘎巴豆問:“你這是怎么啦?你的口才到哪里去了?”
              爆米花先生說:“難道你不懂什么叫‘愛情’嗎?”
              “王老師沒教過。”
              老遠的傳來餅干將軍的聲音:“你能確定沒看花眼?”
              “我的視力是八點五。”瘦士兵說。
              “最好的!”胖士兵叫道。
              “快躲起來!”餅干小姐急了。
              小嘎巴豆拉著爆米花先生躲在餅干垃圾桶后面。爆米花先生在心里復習愛情詩,也許能派上用場呢。
              餅干將軍帶著士兵過來了。“喂,小妞!”他指著餅干小姐說,“有沒有看見兩個外星人?”
              “沒有,”餅干小姐說,“他們更沒有躲起來。”
              “好哇,你以為我是傻瓜嗎?”餅干將軍生氣地說。
              “我們將軍先生最聰明,”瘦士兵說,“他從小喜歡看《小學生十萬個為什么》。”
              “精裝本的!”胖士兵大叫。
              “來呀,”餅干將軍說,“把《餅干星球反話大全》拿出來!”
              瘦士兵恭恭敬敬地捧上一本磚頭厚的書。餅干將軍翻了幾頁,一拍大腿:“哈,在這里!你看,書上寫著:如果老百姓說:‘沒有,他們更沒有躲起來’,那意思就是:‘我看見了,他們躲起來了’!”
              “大膽!竟敢欺騙我們尊敬的將軍!”
              “揍她!”胖士兵嚷道。
              “不不不,揍她是便宜她,”餅干將軍卻說,“我們應該把她的頭發拔光,讓她羞愧而死!”
              哇,全宇宙最殘酷的刑罰!
              瘦士兵拿出卷尺量好距離,大家就排出等腰直角三角形,獰笑著向餅干小姐逼上來。
              “啊——”餅干小姐尖叫。
              爆米花先生在垃圾桶后面待不住了。“好嘛,”他說,“再沒有比這更沒風度的事情了——三個大男人欺負一位孤苦無助的、氣質不凡的、美貌傾城的、舉世無雙的小仙女!”
              呼!爆米花先生象出膛的炮彈,勇猛地射了出去。
              “住手!”爆米花先生一聲怒喝。
              餅干將軍他們嚇傻了!只見爆米花先生一身正氣,頂天立地;狂風在他背后呼嘯,他的臉色卻凝重如鐵!
              餅干將軍頓時縮小了一半,“你想……干什么?”
              爆米花先生朗聲道:“別怪我不客氣了!”
              噼里啪啦!叮鈴咣啷!稀里嘩啦!
              小嘎巴豆探頭一看:咦,怎么餅干將軍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地上落滿了爆米花碎屑——爆米花先生呢?
              餅干將軍終于回過神來,“我發誓,這是我最輝煌的勝利!”他叫道,“敵人撲到我身上,被我的神威摧毀了!”
              小嘎巴豆明白了:爆米花先生一定是使出了全力——可爆米花怎么能跟餅干硬碰硬呢?
              小嘎巴豆正在傷心,餅干將軍正在得意,卻見爆米花屑快速地滾動起來,嘀哩骨碌就聚集在小嘎巴豆腳下。一眨眼的功夫,爆米花屑又變成了爆米花先生!
              “我身上有靜電。”爆米花先生說。
              小嘎巴豆撲上去親爆米花先生,“見到你太高興了!”
              “我很勇敢,是不是?”
              “是的,非常勇敢!”小嘎巴豆嚴肅地說著,掏出蠟筆,在爆米花先生的白拳頭上畫了一支噴射器。
              “這是什么?”爆米花先生問,“我認為它有損我的形象。”
              “這是你的武器,拿起來與壞蛋作斗爭吧!”
              “我愿意,”爆米花先生說,“反正我也死不了。”
              爆米花先生再次沖出去。餅干將軍得意地說:“來呀,大雞蛋,往我身上撞呀!”
              爆米花先生摳扳機——嗵!餅干將軍臉上貼了一塊爆米花烏龜!
              “哇,氣死我了!”餅干將軍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爆米花的白),“有人罵我是奸雄、是壞蛋、是一肚子壞水的老虎,可還從來沒有人敢說我是縮頭烏龜!”
              “因為你不會縮頭!”胖士兵叫道。
              餅干將軍咕咚一聲摔倒,全身的力氣都拿來翻白眼了。
              瘦士兵沒了主心骨,他說:“你殺了將軍,我要殺了你!”
              爆米花先生再摳扳機,瘦士兵背上出現兩個字:揍我。
              呼啦!全餅干星球的居民都出來了,舉著菜刀扛著斧頭。
              “揍他,砍他!”他們興奮地叫道,“他自己要求的,一點不犯法!”
              瘦士兵哧溜一下就沒影了。胖士兵又蹦又叫:“哈哈,真好笑!”爆米花先生用槍口指著他,胖士兵連忙擺手:“別別,我自己來。”
              胖士兵拿腦袋往墻上撞。咚!只見他腦袋上冒出幾顆金星,然后就癱倒在地上了。
              爆米花先生輕松地吹了吹槍口的青煙。
              “謝謝你,我的英雄!”餅干小姐羞澀地說,“我要……我要跟你浪跡天涯!”
              云彩開了個縫,一道金光照在爆米花先生身上。
              爆米花先生想了想,說:“不,我不能。”
              “為什么?”
              “雖然我很希望和你在一起,但我只不過是個吹牛大王,我不能很好地保護你。”
              “我就喜歡你的誠實勁兒,”餅干小姐說,“再說你現在完全有能力保護我。”
              爆米花先生瞧瞧噴射器,再瞧瞧餅干小姐。餅干小姐臉上飛起一片紅霞。
              “你不后悔?”他問。
              “不后悔!”
              “好吧,”爆米花先生大叫,“我的飛船,過來吧!”
              爆米花先生運足了氣,“嗨”地大叫一聲。只見他身體冒出了藍光,發出噼噼啪啪的脆響。在強大的靜電吸引下,一艘漂亮的爆米花飛碟晃晃悠悠地飄了過來。
              “走吧,我的小仙女。”爆米花先生請餅干小姐先上飛船。
              “小嘎巴豆,我們會來看你的。”餅干小姐說。
              “帶著兒子來。”爆米花先生補充。
              餅干小姐說:“你討厭!”
              爆米花先生傻笑,“坐穩了,我的飛碟起飛時有點小震動。”
              爆米花先生一拉引擎,只聽嗵的一聲巨響,就象老爺爺爆米花一樣,飛碟的尾部噴出一股熱浪,推著爆米花飛碟一眨眼就不見了。一大片香噴噴的爆米花天女散花一樣飄飄灑灑地落下來,在地上鋪出幾個大字:
              小嘎巴豆,我們愛你!
              小嘎巴豆沖天空揮了揮手。
              “一對幸福的人,”一個人走到小嘎巴豆身邊,原來是餅干奶奶,“當你遇上一個特殊的人,你一定要牢牢地抓住。不然到了六十歲,你會發現陪伴你的只有孤獨和悔恨。”
              小嘎巴豆說:“我從沒聽過這么浪漫的話。”
              “這不是浪漫,這是淚的教訓,”餅干奶奶抹抹眼淚,“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你猜我撿到什么?”
              餅干奶奶從背后拿出一個東西,小嘎巴豆驚喜地大叫:“我的紙飛船!”
              “是的,知識淵博的餅干奶奶知道該怎么辦,”餅干奶奶說,“拿去,快回家去吧!”
              “好嘞!”
              小嘎巴豆坐上紙飛船,呼地就飛走了。
              餅干奶奶慢慢地坐在路邊,一邊想心思一邊抹眼淚。
              一只大手突然扳住餅干奶奶的肩膀。
              “嘿,老家伙!他們跑了,我就拿你抵罪!”
            六、泡泡糖元帥
               餅干奶奶回頭一看:是餅干將軍!
              “將軍先生,不能放過她!”瘦士兵遠遠地跑來,他鼻子歪了耳朵也掉了,“這老家伙害得我挨了一頓揍!”
              “還撞暈了我的頭!”胖士兵大叫。
              “這是什么事呀,”餅干奶奶生氣地說,“我只是個過路的老人,你們別把什么都安在我頭上!”
              瘦士兵說:“我被揍糊涂了,不安你安誰?”
              “我本來就糊涂!”胖士兵高興地嚷道。
              餅干將軍說:“我非常聰明,所以我要裝糊涂!”
              “老天爺,你開開眼吧!”餅干奶奶仰天大叫,“你就忍心看這些大猩猩欺負一個可憐的老人嗎?”
              天空里突然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絕對不忍心!”
              轟隆!電閃雷鳴。一道道火光在餅干將軍他們腳下開花。猛烈的爆炸將他們掀上了天,成為環繞餅干星球的三顆小衛星。
              “我們這是在哪兒?”餅干將軍問。
              “不在海里,”瘦士兵暈暈乎乎地說,“你瞧我們周圍沒有魚。”
              “也不在蜜罐罐里!”胖士兵叫道。
              就在這時,一艘紙飛船輕飄飄地降落在餅干奶奶身邊。
              “原來是你,小嘎巴豆!”餅干奶奶驚奇地說,“你還沒走?”
              “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打算走,”小嘎巴豆答道,“我還得去王宮轉一轉呢!”
              王宮戒備森嚴,大門由一位威武的餅干武士把守。這位武士由一大疊餅干組成,走起路來咯啷咯啷作響,十分的有氣勢;他最大的特點,就是腦袋里不是果醬夾心,而是一塊死疙瘩木頭。
              “站住!”餅干武士喝道,“閑人免進!”
              小嘎巴豆說:“我不是閑人。”
              “有什么證據?”
              “一加一等于二,對不對?”
              餅干武士皺著眉頭思考了半天,然后悻悻地說:“哼,算你說對了——進去吧!”
              小嘎巴豆一走進王宮,餅干國王就大叫起來:“來人哪!有刺客!”
              一大堆餅干士兵沖了出來。他們排成整齊的方陣,雄糾糾氣昂昂地朝小嘎巴豆走來。
              他們喊道:“粉身碎骨!保衛國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小嘎巴豆說:“看來你們對‘粉身碎骨’的要求還是滿強烈的。”
              小嘎巴豆輕輕一推——嘰哩咕嚕!餅干士兵們就象多米諾骨牌一樣,前面一個壓著后面一個,一溜繩地倒了下去。一個士兵掙扎著想爬起來,另一個士兵趕忙按住他。
              “你還真想粉身碎骨怎么的?”他小聲說。
              餅干國王見狀,急得直跺腳,“還有人嗎?我高薪招聘的保安呢?”
              “在!”保安們扛著槍出來了。他們或跪或臥,做出標準的射擊動作,表示他們是正規科班出身的。
              噼里啪啦!餅干子彈爭先恐后地往小嘎巴豆身上鉆,碰了一頭大青包后,又爭先恐后地在王宮里亂飛。
              “停停!”餅干國王縮在桌子底下擺手,因為他的屁股鉆進了一顆子彈。“換人!換炮隊!”
              保安撤下,餅干炮隊哼哧、哼哧地上來了。黑洞洞的炮口對準小嘎巴豆。
              “爭口氣,”小嘎巴豆給他們鼓勁,“別老學中國隊往大門外面射!”
              嗵!餅干炮隊開炮了。一顆圓滾滾的餅干炮彈向小嘎巴豆飛來。
              “來的好!”
              小嘎巴豆抬腳一踢,餅干炮彈劃了個標準的香蕉弧線,射進了王座。轟!炮彈爆炸了,王座也報銷了。
              “我不知道足球也會爆炸。”小嘎巴豆說。
              我的媽呀,原來地球人這么厲害!
              小嘎巴豆把衣角一撩,迎著狂風,踏著餅干士兵的身體向國王逼近。
              “別別!”國王急得直擺手,“我也是受害者,這一切都是泡泡糖元帥干的!”
              小嘎巴豆停住腳步,“誰是泡泡糖元帥?”
              “兩個月前餅干星球來了個泡泡糖人,他自稱泡泡糖元帥。我熱情地款待他,誰知他往我的什錦果醬大腦里澆了點洗腳水,我的大腦就發霉了,我就老干壞事了!”
              小嘎巴豆皺眉頭,“泡泡糖元帥在哪兒?”
              王宮頂上傳來一個聲音:“在這兒!”
              小嘎巴豆抬頭——嘩!頂上突然撒下一個白色的大網,把小嘎巴豆罩在了里面!
              如果是一般的網,小嘎巴豆才不怕呢——可這張網真奇怪,它的彈性特別好,任你拳打腳踢、東撕西扯,它都沒事一樣;而且它還具有一種可怕的粘性,粘上就別想走!
              這時,王宮里響起一陣大笑,天花板上輕飄飄地落下來一個巨大的泡泡糖人。
              “啊,泡泡糖元帥!”餅干國王嚇得一哆嗦。
              “別掙扎啦,”泡泡糖元帥說,“這是特制的‘泡泡糖網’,連宇宙怪獸都逃不出來!”
              小嘎巴豆隔著網說:“你卑鄙!你小人!你連躲在小貓咪絨毛里偷血喝的小跳蚤都不如!”
              “謝謝夸獎,”泡泡糖元帥嘻皮笑臉,“最近一直吃餅干人,今天就吃你這個地球人換換口味!”
              “什么?”躺在地上的餅干士兵小聲議論起來,“泡泡糖元帥吃餅干人?!”
              “怪不得我兄弟不見了,原來是被他吃了!”一個餅干人說。
              “我妹妹也不見了!”
              “我媽媽失蹤好幾個禮拜了!”
              “我爺爺得小兒麻痹癥癱在床上幾十年了,可最近他的床愣是空了,我還以為他病好了呢!”
              “都別說了!”餅干國王傷心地擺擺手,“我的王后也被他吃了……”
              哇,這怎么行!王后就是國母呀!
              呼嚕呼嚕!王宮大門涌進來一大幫餅干人。
              “這么說,我的老婆也是他吃的!”餅干先生義憤填膺。
              “還有寶寶的爸爸媽媽!”餅干娃娃說。
              “我的老伴!”餅干奶奶捋胳膊挽袖子。
              “還客氣什么,揍他!”
              轟隆!大家都沖了上去。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又都被彈了回來——泡泡糖元帥的彈性實在太好了!
              “跟我斗,沒門!”泡泡糖元帥擰著鼻子說。
              “都是我對不起大家,”餅干國王叫道,“虧了我一個,幸福餅干人!”
              餅干國王和泡泡糖元帥打交道最多,知道他的弱點。餅干國王義無反顧地撲上去,緊緊地抱住泡泡糖元帥。泡泡糖元帥的身體除了有彈性之外,還有粘性,餅干國王就牢牢地粘在了泡泡糖元帥身上。
              “來呀,打我呀!”餅干國王大叫,“我擋住這塊沒有彈性!”
              泡泡糖元帥慌了,使勁揪餅干國王,“你這個瘋子,瘋子!”
              大家明白過來了。他們一個接一個地沖上去,疊羅漢一樣壓在餅干國王身上。餅干越疊越高,泡泡糖元帥撐不住了,他轟隆一聲倒在地上。可是大家并沒有停,餅干柱迅速升高……
              啪!隨著一聲巨響,泡泡糖元帥被壓破了。
              令大家吃驚的是:泡泡糖元帥身體里蹦出來好多好多餅干人!
              “大哥!”一個餅干衛兵驚喜地叫起來。
              “妹妹!”又是一個。
              “老婆!”
              “爸爸媽媽!”
              “我親愛的老伴!”
              …………
              大家激動地擁抱在一起,眼中淌下了草莓的、蘋果的、檸檬的、可可奶的眼淚。可是不管什么淚珠,都在閃閃發光呢……
              時間象箭一樣,嗖嗖嗖地就飛過了好幾個月。餅干國王在爐火旁烤了三天三夜,腦子里的霉就好了;泡泡糖元帥呻吟得很痛苦,小嘎巴豆就在他胸口畫了一顆大紅心,再將他的身體粘好——喲,泡泡糖元帥——不,現在該叫泡泡糖人了——變成了一個充滿愛心的先生,他帶孩子在天上遨游,載著孩子在糖漿大海里探險,孩子們的笑聲簡直能把天都掀翻呢!
              “我該回地球了。”有一天,小嘎巴豆說。
              “那真可惜,”餅干奶奶說,“我猜,你的爸爸一定很愛你。”
              “是的,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愛。”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愛呢?”
              “給人們他們需要的愛,那才是真正的愛!”
              “是的,我們都需要這樣的愛!”
              餅干奶奶和好多好多餅干人揮手告別,他們漸漸縮成了一個個小黑點……
              小嘎巴豆回到家,媽媽馬上就撲出來緊緊地抱住他。
              爸爸問:“小嘎巴豆先生,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
              “沒去哪里,”小嘎吧豆回答,“就到宇宙中轉了一圈。”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