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民間故事 > 傳奇故事 > 正文
          花落清風

          ????第一縷陽光照到清風縣的時侯麗娘的酒館就已開門了她發髻盤得一絲不亂把酒缸里的酒舀到酒壇里再一壇壇摞到柜臺里鎮上的人都說麗娘家的酒窖里藏的都是世間好酒打開酒壇酒香四溢。酒館不大她自己一個人帶一個孩子勉強為生連小二都不用找廚房里有煮好的牛肉和毛豆還有幾款下酒的小涼菜。

          ????收拾的差不多打發了孩子午兒去學堂酒館也迎來了今天的第一個客人來人黑瘦并不是鎮上的人帶了一個大包衭他要了一壺酒和一盤毛豆。“老板方鐵匠的鋪子離這還遠嗎”麗娘答“不遠就在這條街的盡頭上。”

          ????對街的綢緞店曲老板派自家弟弟曲楊來買一壺酒他還沒打開布簾進來就說“好姐姐我給我兄長來取酒了。”麗娘從柜臺里拿出一瓶杏花釀“和你兄長說這酒最烈最好午膳時再喝。”曲楊咧嘴一笑“姐姐什么時侯才能關心一下小弟”順勢抓住她的手不放麗娘臉一紅“無禮”硬是抽回了她的手。

          ????晌午麗娘她爹來到酒館幫她照看一下生意她去給午兒送飯。麗娘回來后給她爹炒了兩盤菜?她爹說“你自己一個人帶著午兒日子難過要不就回娘家家里不差你們兩張嘴”麗娘說“我不回我帶著午兒開著酒館日子尚可過去況且這里離家也不遠倒是你和娘要放寬心不要生我們的氣。”麗娘的爹嘆了口氣說“你們姐弟三人真是讓人操心你的夫君棄你而去你的妹夫下落不明你的弟媳離家出走我上輩子做了什么孽這輩子要攤上這樣的事”麗娘忙勸到“午兒他爹貪戀青樓與另一個女人遠走高飛和他這樣的人過下去也沒有什么意思何來憂愁。妹夫這人嗜酒如命動不動就對妹妹拳腳相向他既下落不明何不讓妹妹再尋良人。弟媳雖已離家出走但是每隔一月會有家書送來倒也有些消息弟弟能干身邊需有佳人陪伴可以納妾。”麗娘她爹嘆了口氣背著手走了。

          ????午后脂粉鋪子的徐大娘來酒館坐坐麗娘正在抹桌子她說“麗娘啊你知道嗎街頭上的方鐵匠新收了一個徒弟叫文山今天上午剛來聽說有著一手打刀的好手藝可是咱們這個縣這么小誰用刀啊”麗娘淡淡的說“有人只是學著當個營生有人學著卻是喜歡你家徐義不也喜歡往鐵匠鋪子里跑嗎最近不知道都學了多少手藝了。”徐大娘干咳兩聲用手帕捂住嘴“我家的臭小子他老子讓他去學堂他不去硬是往鐵匠鋪里跑。”

          ????麗娘送徐大娘出去時外面還很熱徐大娘說“這一到夏天這水溝就容易臭幸虧你家的酒窖深才能藏得住好酒。”麗娘用袖子遮了遮陽光說“徐大娘那的脂粉也是抵得住酷暑活色生香啊”

          ????送走徐大娘對街的綢緞店忙里忙外人們抱著一摞摞綢緞出出進進曲老板在那指揮的滿頭大汗她剛要轉身回酒館里曲老板三步并做兩步向她跑來“妹子幾日不見你似乎消瘦許多我這新到了羅緞一會兒給你送兩匹新鮮顏色不要總穿著這暗紅的顏色了吧。”?麗娘退后一步說“多謝曲大哥美意麗娘不敢收曲大嫂日夜為你操勞有好料子且留給她穿吧。”說罷轉身走回酒館里。

          ????第二日清晨麗娘正在酒館里卻聽對街綢緞店有人吵吵鬧鬧她走出門去有人把一堆衣衫扔出來兩個店內幫手把一個人架出來推倒在地曲楊走出來向著地上披頭散發的人說“不中用的東西一個月送貨都能送錯兩次我們店里留不下你另尋高處吧”地上的人抬起頭來正是這個月新來的小二王明王明說“二當家的求求你讓我在這混口飯吃吧我不是故意送錯的。是大老板給我寫的單子讓我按著送的。”曲楊說“住口還敢誣賴我兄長給我打”麗娘走過去安慰曲楊說“何必和一個孩子一般見識呢。和氣才能生財既然不愿留他就放他走罷”曲楊回頭惡狠狠的對王明說拿著你的東西快點滾!?王明收拾了一下站起來說“你們仗著有錢就欺負我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說完就跑了。曲楊不屑一顧轉過頭來滿臉微笑“姐姐忙完我去你那喝酒吧”

          ????深夜酒館里的客人剛走曲楊就進來了說“姐姐給我一壺酒。”麗娘說“喝一杯就回去吧夜深了明天你們還要打點店面。”說著給他斟上一杯酒曲楊一把抓住麗娘的手放在鼻子邊嗅了嗅“麗娘姐姐你比杏花還香”麗娘還沒來得及抽回手店門開了曲老板走進來看到自家兄弟正拉著麗娘的手臉一唬“成何體統”曲楊訕訕的放了手哼著鼻子說“你這么晚來找麗娘又是何體統。”曲老板手一揮“混帳我是來尋你還不快回去打點明日我要去鳳縣進貨。”

          ????二人離開之后麗娘正打算關門看到月色如鉤她來到街上此時街上很安靜麗娘抬頭看了一眼月色心中五味雜陳她曾心心念念喜歡一個人終于嫁了他卻發現婚后不久他的丈夫喜歡的人不是自己都說月色寂寞卻不知愛一個人時最寂寞。她恨嗎不無能的人才會恨。

          次日曲老板上路去往鳳縣店里留曲楊照看。

          ????待到天黑麗娘安排午兒睡下自己收拾一下也要入睡之時忽聽后院有響動她剛一打開后門一個人迅速閃身進來。摘下帽子來人竟是曲老板他一把抱住麗娘低低的說“我很想你恨不得天天和你在一起。”麗娘彎了彎嘴角“曲大哥說是去鳳縣進貨卻是連夜返回真是掩人耳目好手段”曲老板把手箍的更緊“我這都是為了見你。”麗娘掙脫開來面對曲老板。“曲大哥請回吧別誤了各自的名聲。你現在離開從今以后麗娘還能尊你一聲兄長。”曲老板哪里會放過這個機會他把麗娘拽到懷中粗粗的說“我日夜都思念你只為和你雙宿雙飛良宵苦短妹子不要推辭。”麗娘深深的看他一眼。一聲嘆息“也罷待我梳洗一番便來相陪。”麗娘轉身給曲老板倒了一杯酒“你喝一杯先稍等片刻。”曲老板喜不自勝。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一刻鐘后麗娘回到了屋里她長發散落玄色的睡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曼妙如春她嫣然一笑軟軟的說“曲大哥我再陪你喝一杯吧”麗娘舉起酒杯起啟朱唇曲老板一口喝下早已按捺不住把麗娘壓在身下。剛把衣服解開他突然一陣目眩眼前一黑他暗道一聲不好沒有力氣的歪到一旁。“你你這個婦人竟然在酒里下了藥”看著一旁驚慌的曲老板麗娘不慌不忙的把衣服穿好微微一笑“沒錯自從我的男人離開每天晚上我睡前都會在桌榻上放一杯酒下的只不過是一點蒙汗藥罷了喝不死人的當然我怎么會就這么便宜的毒死你。”停了一會兒她接著說“敢問曲大哥為了和我在一起是想要休妻再娶還是納我為妾呢”

          曲老板一時語塞麗娘抓住曲老板的下巴抬起他的頭讓他的眼睛對視著她的。“我聽說曲大嫂賢妻良母不曾對你不起想必你和我也只是逢場作戲吧”

          ????曲老板看著這一雙血紅的眼睛有一絲害怕他語無倫次的說“雖...雖不能娶你但是其他的事我都依...依你。這漫漫長夜你孤苦無依難道你不想讓我來好好的疼...疼你你們女人不就喜歡男人這樣照顧你們嗎”

          ????她拿起一團布塞在曲老板的嘴里。曲老板嗚嗚的叫著臉上泌起一層汗珠。麗娘湊到曲老板的耳朵跟前說“看來你照顧了很多喜歡這樣被你照顧的女人。”麗娘緩緩的走到柜子處拉開抽屜取出一把袖刀刀身打磨的非常光滑。她拿了刀顛了顛“你認為所有女人都一樣可惜我偏偏最恨你這樣的人該殺”說著一刀飛出直入他的心臟血濺在她玄色的長衣上迅速的淹沒不見了。

          ????第二日麗娘像往日一樣站在門口看午兒蹦蹦跳跳的去了學堂。

          ????她轉身進屋屋里坐著的客人是鐵匠鋪新收的徒弟文山。麗娘走到桌邊坐下看了他許久靜靜的說?“早點離開清風縣吧。”文山說“我不走除非你和我一起。”麗娘嘆息“當初我若早一日遇到你必和你長相廝守可惜我先遇見了別的男人嫁的是他。”文山語氣急促“可是他并不是你可以守一輩子的良人。你何必固執如此”麗娘站起來走開無聲嘆息。“因為我再也不是當初的麗娘了。”

          ????入夜曲楊和朋友在酒館里喝酒其他幾人喝得有點多了受不住就先走了。店里只剩下曲楊一個人他眼神迷離的看著麗娘說“麗娘姐姐我喜歡你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很久了今晚就讓我睡在你這里吧”麗娘靜靜的看他一眼。“你和夏小姐早已訂親了吧”曲楊嘿嘿一笑“夏小姐哪有麗娘姐姐標致啊”“你這樣就不怕夏小姐知道不怕鎮上的人說三道四?哦我忘了人們只會指責我不守婦道而不會責備男人朝三暮四。”說罷麗娘溫婉一笑“隨我來”。曲楊心花怒放.......

          ????綢緞店的老板進貨一直沒有回來二當家的又連續兩天沒來店里綢緞店正亂的一鍋粥的時侯曲老板的夫人收到了一封信打開信之后不禁大驚失色。信的落款是曲楊。說是大哥進貨未歸他前去打聽結果發現大哥在賭場輸光貨款他和大哥一言不合打了起來失手打死大哥再不敢回家從此浪跡天涯求求嫂嫂看在曲家列祖列宗的份上不要報官緝拿他。信里還有曲楊隨身玉佩。送信的人早已不知去向曲夫人急得六神無主一想到自己中年喪夫不禁悲從中來。

          ????一家連失兩個兄弟這個事情捂也捂不住很快就傳到官府那里李捕快開始向街坊四鄰挨個走訪。并沒有任何動靜。不久綢緞店的里的幫工說曾經有一個小二被二當家掃地出門走時放了狠話也許是他報仇李捕快并未費吹灰之力就把王明抓來嚴加審問王明拒不承認他害過二當家。他只說兩天前的夜里在暗處待著打算等曲楊出來要揍他一頓卻發現曲楊和三人一道出門直接去了酒館。他等了太久見曲楊不出來他就走了。

          ????李捕快靜靜在站在麗娘酒館的門前門簾被風輕輕吹起麗娘在柜臺里的身影若隱若現。他走進酒館麗娘看到他并不驚訝。麗娘說“大人請坐想喝點什么”李捕快注視著麗娘的眼睛說“麗娘帶我去看看你的酒窖吧。”麗娘的身子微微一僵“大人隨我來吧。”

          ????麗娘后院的酒窖在一顆杏花樹下此時樹上杏花已落一枚一枚青杏掩在杏葉之間讓杏樹更加茂密投下大片陰涼。李捕快帶人下到酒窖里酒窖有五米深下面擺了一行一行的酒壇最里面的酒壇挪開李捕快發現了曲老板和曲楊的尸體。

          ????清風縣一時之間炸開了鍋麗娘酒館前聚滿了人人們都在議論麗娘一介女流竟能殺死一雙兄弟。有人說“沒想到我們附近竟然住著這樣的殺人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也有人說“不知麗娘和曲家兄弟是什么關系有什么深愁大恨”一旁徐大娘急道“這是哪里話麗娘一直溫順善良不惹事非和她鄰居這么久從沒見她和誰紅過臉。”鄉鄰們嘰嘰喳喳聚了很久才慢慢散去。

          ????麗娘被投到縣里大窂自打她來到這昏暗的牢里她一句話未說。靜靜的待了一夜天亮時大牢打開李捕快進來讓看守把麗娘的手拷腳鐐打開麗娘不解的看著李捕快李捕快說“麗娘你回去吧有人已經認罪了。”麗娘的眼神閃過一絲驚慌。“是誰”李捕快說“曲家兄弟二人尸首上面的刀傷薄而深直入心臟不是你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所為方家鐵鋪的文山已來招認人是他殺的刀是他打的殺人后放到你的酒窖里難為你一個女子自家酒窖里放入兩具尸體你都不知。明日縣老爺就會提審文山。”

          ????麗娘回到酒館里他爹急匆匆的迎上前來“這到底是怎么了出了這么大的事”麗娘強自鎮定說“爹我要準備一下去牢里問問他。”下午麗娘提了酒和菜去看文山她把酒和菜一樣一樣的拿出來擺在文山的面前。麗娘坐在過道上輕聲說“師傅他老人家一定很生我的氣麗兒不肖給他丟臉了”文山一笑"師傅還有師兄們依然不會生你的氣。”麗娘深深的看了一眼文山“山哥你以前答應過我會收午兒為徒”文山說“若在從前我定不推辭。現在你們母子速速離開清風縣吧。”麗娘不說話。抬起酒杯仰頭喝了下去。

          ????次日縣衙門前圍得水泄不通縣老爺驚堂木一拍“帶嫌犯文山上堂”文山被押上來跪在那里“大膽文山你來到清風縣時日不多卻連殺兩人之后移尸酒窖嫁禍他人你可知罪”文山剛要說話麗娘突然撥開眾人走上前來跪在文山旁邊“大人人是我殺的不是文山。”眾人一片嘩然縣老爺大怒“先不說你是如何殺得了這二人就是你和曲家兄弟能有多大的仇怨非得殺死他們不可”麗娘抬起頭來“我孤兒寡母開著小小酒館本是與世無爭曲家兄弟連番多次騷擾我。他們二人曲老板妻子賢惠曲楊明明已和夏家訂親卻總是盯著我不放男子不顧妻兒多是這樣薄情我最恨這些負心的男子他們負心也罷卻把我當成可以一日歡情的女子他們男人可以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卻讓我們女子擔著不貞的罵名”眾人聽后不禁高聲議論大家也都知道麗娘的丈夫就是負她而去。他們開始同情麗娘。

          ????“大人”?文山急切的說,麗娘打斷正要說話的文山“想必大家想知道我一介女流怎會有這么大的力氣可以殺人移尸麗娘知道自己沒有力氣所以先給他們喝了毒酒趁他們渾身沒有力氣之時再動手”?李捕快說“那刀是從何而來”麗娘答“刀的確是文山的他初來清風縣時在我的酒館里喝酒時掉落我拾到后打算用來防身就留在了身邊。”

          ????縣老爺和李捕快對視一眼只是覺得這個案件似乎哪里蹊蹺麗娘站起身來“麗娘自知自己犯下滔天大罪不想怨枉好人也不想再隱瞞任何人了大人若是不信麗娘的話現在可去酒窖再行查看最里側一行酒壇下面的土里還有兩具尸骨。”?眾人大駭。縣老爺驚得站了起來哆哆嗦嗦的說“你你快從實招來。”麗娘說“這兩具尸體分別是我的妹夫和弟媳。我的妹夫經常喝酒喝酒之后就毒打我妹妹有一次她喝酒后到我這里耍酒瘋我便沒有讓他活著離開。我弟弟憨厚老實弟妹花枝招展完全忘記一個婦道人家該守的本分一次她來到我這我勸說她半天她反而嘲笑我被丈夫拋棄還假扮貞潔說我還不如那和我丈夫離開的煙花女子......”麗娘的爹早已老淚縱橫他斷斷續續的說“孩子你說的這不是真的你弟妹她離家出走了她明明還有過來信。”麗娘回頭給她爹跪下磕了三個頭她眼淚落了下來“爹是我對不起你和娘那每月一封的信都是我請人代寫的。”說著她膝行至她爹跟前“我對不起您和娘也對不起弟弟妹妹我死不足惜但還請爹娘弟妹保重。午兒他不要在這里了讓他離開清風縣吧。”說著她咬緊牙關文山大喊一聲“大人快救她她已服毒。”

          ????大家圍到麗娘身邊時有暗紅的血從她的嘴里流出來麗娘看一眼文山她嗚咽著說“我勸弟弟妹妹再找好人相伴可是我自己卻看不透這一層現在我想明白了一切都?已經晚了不過這樣也好我終于放下了包袱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可以安心的睡去了。”

          ????麗娘被埋在了南山一棵杏花樹下文山帶著午兒來看麗娘午兒嗚嗚的跪在墳前哭著文山倒了一杯酒灑在墳前他想起當年他與麗兒投在師傅門下一起練習飛刀他問麗兒將來想嫁什么樣的人麗兒說“我嫁的人一定要專心愛我一人.不過這世間男子皆負心。我就偏要殺盡這些負心人。”文山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看著遠方低聲說麗兒我只喜歡你一個人我知道你從一開始就知道。

          ????有風吹來杏葉簌簌的響著文山抬頭看一眼杏樹“待到明年春天杏花開時我們再來看你。”說罷文山拉著午兒的手離開了。夕陽下一大一小的身影漸漸遠去。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