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民間故事 > 傳奇故事 > 正文
          煕強幸小周后圖 宋太宗趙光義是不是強奸犯?

          首先,熙陵是指宋太宗的永熙陵,從而指代宋太宗。而皇帝陵寢的名字是繼位者定的,根據《續資治通鑒長編》記載“至道三年四月己未,宰相呂端上大行皇帝陵名曰永熙。” 可見太宗的陵墓名稱是宰相與宋真宗一起定的,與宋太宗本人無關。因此,可以斷定,如果這幅畫真的是宋太宗命人畫的,定然不會是這個名字。

          其次,宋太宗是個極其愛面子的皇帝,一直彪炳要當個賢君來超越他的哥哥宋太祖趙匡胤。因此,就算他搶占了小周后也不會讓人畫下來,給自己留污點丑名

          再次,古代亡國的女人是禍水,被視為不吉利的象征。因此,宋太宗對小周后的態度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定然是不會去強占的。

          再次,關于這幅畫的記載,網傳最早的記載出現在“宋仁宗時宰相文彥博的筆記中”,但文彥博的筆記(四十卷《文潞公集》)中根本沒有這個記載。

          而歷史上關于此畫的記載只有2處,且均為明朝人所作:一是,明朝人沈德符《萬歷野獲篇·果報·勝國之女致禍》有明確記載:“偶于友人處,見宋人畫《熙陵幸小周后圖》,太宗頭戴幞頭,面黔色而體肥,器具甚偉;周后肢體纖弱,數宮人抱持之,周作蹙額不能勝之狀。蓋后為周宗幼女,即野史所云:每從諸夫人入禁中,輒留數日不出,其出時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轉避之。”(然而宋朝所有的野史均無此記載)。沈德符還云:“此圖后題跋頗多,但記有元人馮海粟學士題云:‘江南剩得李花開,也被君王強折來。怪底金風沖地起,御園紅紫滿龍堆。’”

          另一個記載也是明朝人姚士麟《見只編》亦云:“余嘗見吾鹽名手張紀臨元人《宋太宗強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兩足穿紅襪,襪僅至半脛耳。裸身憑五侍女,兩人承腋,兩人承股,一人擁背后,身在空際。太宗以身當后。后閉目轉頭,以手拒太宗頰。”

          由此不難看出,兩個有關這幅畫的記載的名字都不一樣,而且均是明朝人記載。宋人文人筆記之盛,在中國歷史上是空前的,卻無論野史正史均無記載,反倒是400多年后的明朝人有所記載。可見此畫應是元人偽造的。

          最后,根據宋史(本紀四、本紀五)記載,宋太宗趙光義是個“好儀容”的皇帝,甚至研制出“玉龍膏”養顏(見王安石的《文昌雜錄》),他的畫像現就保存在故宮博物院,網上也可查到。宋人筆記也多處記載:太宗“龍顏俊異,有天人之表”《續資治通鑒長編》,太宗“高凖龍顏”“英姿俊秀”《東都事略》等等。可見宋太宗的形象應為一位儒雅的白面書生。因此,畫作中“面黔色”與史實不符。而且如果真的是宋太宗命人作此畫,也絕對不會將自己塑造成“面黔色而體肥”的形象。



          堂堂皇帝,在他的朝代,即使他犯有強奸罪,有誰會判他?有誰敢判他?等他死了,他的朝代亡了,誰又會想得起來去翻歷史舊賬?而且,他畢竟是皇帝,強奸了個把女人,誰會去為女人平反而得罪皇帝?皇帝,在古代中國,是神圣的化身,是上天的兒子,是全國民眾的導師兼長輩。


          宋太宗,全名趙光義,以前是叫趙匡義,因為避諱他大哥宋太祖趙匡胤的名諱,就改“匡”為“光”,等他接了太祖的班當了皇帝,就把姓名改為趙炅。


          宋太宗強奸的不是一般的婦女,也不是如當今貪官們最愛強奸和嫖宿的少女和幼女,而是一位聞名天下的絕色熟女,芳名周嘉敏或周薇,字女英,這女人不僅容貌美麗,棋藝精湛,而且愛好奢侈享樂。她的老爸是南唐國大司徒周宗,她的老公是南唐國皇帝李煜,她的身份是南唐國繼任皇后,史書里稱為小周后。佳和翠鉆 傳世平安


          宋太宗強奸美絕人間小周后的時候,南唐國已經覆滅了,李煜成了亡國之君,小周后成了亡國之后。


          南唐國不是在宋太宗手上覆滅的,而是宋太祖趙匡胤的豐功偉業。南唐國是一個比宋朝更加資深的皇國,占地大約在淮河以南的江南一帶,疆域三十五州,約為今江西全省及安徽、江蘇、福建、湖北等省的一部分,國都金陵。公元960年,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時候,南唐國已經存在了二十三年。公元961年,南唐第二位皇帝李璟逝世,太子李煜繼位。李煜善文詞,工書畫,知音律,但政治上無能,雖然他一直卑躬屈膝,對宋稱臣,割讓長江以北土地,可是趙匡胤兼并之心從未間斷。面對宋朝的用兵,李煜曾經提出責問:我已經俯首帖耳當你們的兒皇帝了,你們為何還要打我?趙匡胤的回答很簡單: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公元976年1月1日,宋軍攻陷金陵,李煜投降被俘,南唐亡國。不過,宋太祖還是很禮遇南唐皇帝,封李煜做了個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對于小周后的絕色,宋太祖也只是欣賞而已,皇弟趙光義卻已經是色涎欲滴。

          從熙陵幸小周后圖看:趙光義是不是強奸犯?


          當年十月,一個風雪之夜,宋太祖突然暴卒。趙光義接了皇帝的班,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要品嘗小周后的美色了。宋太宗先給李煜進了個爵位隴西郡公,提高了他的待遇級別。


          古時,朝廷有規矩,逢年過節,高官貴族的夫人,都要進宮拜訪皇后,并出 席皇后召開的貴婦招待會。公元978年的元宵節,隴西郡公夫人小周后進宮參會,宋太宗開始實施他的奸淫計劃:他把小周后留在宮中不放出來。當晚,酒氣熏熏的皇帝,強入小周后的臥室,擁抱,親吻,迫不及待想尋歡。小周后拒絕了。幾番霸王上弓未遂,宋太宗惱羞成怒,招來幾個宮女,強行剝光小周后的衣衫,兩個宮女拉開小周后的雙腿,兩個宮女抱住小周后的雙腋,一個宮女拖住小周后的腰背,宋太宗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進入了小周后的身體,強奸了這位前南唐國的皇后。這個春節,宋太宗把小周后留在宮內,日夜奸淫,直到月底才放她回去。


          從此,宋太宗經常找理由把小周后弄進宮去玩弄。小周后自然很悲催,年輕的時候,她與李煜也有許多風流韻事。她的姐姐大周后,本來是李煜的皇后,可是,作為小姨子的她,卻迷上了皇帝姐夫的風流倜儻,繼而發展到偷偷約會,男歡女愛,李煜還寫了詩詞《菩薩蠻》描繪偷歡的情境:“花明月暗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刬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一個月色朦朧的夜晚,小周后光腳跑去約會,手里提著金縷鞋,滿心都是喜歡和快樂。大周后得知這一奸情后,被丈夫和妹妹的雙重背叛刺激的病情迅速惡化,病入膏肓,很快去世。不久,小周后進宮繼任皇后。如果放到現在,這是一個貪圖虛榮和享樂的、愿意坐在寶馬車上哭的女孩,可是,雖然宋太宗可以給她更多好處,她卻痛苦萬分,對這個色欲旺盛粗魯不堪的皇帝從心里抵制。但是,又不敢違抗,皇帝警告她,好好伺候朕,小心李煜的性命!


          按照宋太宗的心思,恨不得就把小周后留在宮內,夜夜春宵,可是,不可以。皇帝也必須顧忌社會輿論。色情狂宋太宗想了個辦法,再一次找小周后進宮泄欲之時,安排了幾個宮廷畫師躲在帷幕之后偷窺,用畫筆描繪眼前情形,以便今后隨時把玩。但是,小周后居然發現了那幾個畫師,雖然已經全身赤裸,卻堅決抵制宋太宗的性侵,跳下龍床,躲到床底下。宋太宗再次惱羞成怒,像首次一般,招來宮女,搬腿摁腰,有霸王硬上弓把小周后強奸一次,而且,命令那些畫家當場繪畫,記錄這個瘋狂的強暴場面。


          據說,宋太宗這次強暴小周,后來留下了一幅畫,名叫《熙陵幸小周后圖》,“熙陵”是指宋太宗,因為他死后葬在河南鞏縣的永熙陵。這是中國歷史上一幅著名的色情畫,早已失傳,可是,直到明代還有人見過:

          明代文人沈德符在《萬歷野獲篇》中描述這幅作品說:“宋人畫熙陵幸小周后圖,太宗戴幞頭,面黔黑而體肥,周后肢體纖弱,數宮女抱持之,周后有蹙額不勝之態。”


          明人姚叔祥的《見只編》記載的更加詳細:“余嘗見吾鹽名手張紀臨元人《宋太宗強幸小周后》粉本(即水粉畫),后戴花冠,兩足穿紅襪,襪僅至半脛耳。裸身憑五侍女,兩人承腋,兩人承股,一人擁背后,身在空際。太宗以身當后。后閉目轉頭,以手拒太宗頰。”


          沈德潛甚至說,他在畫上看見有元朝人馮海粟的題詩:“江南剩得李花開,也被君王強折來;怪底金風沖地起,御園紅紫滿龍堆。”這首詩的意思,前兩句顯然是說宋太宗強暴了小周后,后兩句則是說1127年靖康之變之后,金人滅北宋,強暴宋朝皇室貴婦的史實。當時,金人裹挾宋徽宗宋欽宗及三千宗室嬪妃公主北歸,一路上盡情凌辱強暴。宋徽宗的韋妃,宋高宗趙構的生母,被俘時三十八歲,被金人凌辱十五年,生下了兩個有金人血緣的混血兒子。


          由此可見,宋太宗強暴小周后,是有歷史依據的,雖然正統宋史不會記載皇帝的如此丑行,因為他是皇帝,而且是宋朝皇帝們的祖宗之一,誰敢記錄他,誰敢把這丑行傳播出去?但歷史會記錄,而且不會消退,也不會能被美化。歷史就是這把無情和嚴峻,無論你曾是多么叱咤風云尊榮輝煌不可一世,生前滿耳都是萬歲萬歲萬歲,滿眼都是卑躬屈膝甚至投懷送抱,但是,你做過的丑惡總是最終逃脫不了被公開和唾棄的宿命。


          宋太宗作為一個至高無上的皇帝,什么樣的美色得不到玩不起?為何要對一個被征服的皇國的前皇后如此強暴?


          我想,這大概是一種勝利者對失敗者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征服加徹底占有吧!數千年前,吳國的軍隊攻下楚國京城郢都,官兵對楚國國君及官員的女人進行過一次集體強暴。一百多年后,南宋軍隊攻下金國首都,南宋大將也對金國皇妃進行了一次公開強暴,并有類似宋太宗強奸小周后的圖畫流傳。這是一種典型的精神變態和宣泄。


          我又想,如今被媒體披露出來不少官員熱衷強奸幼女和少女,與此是不是有相似之處呢?除了他們迷戀采陰補陽的妄想,有沒有那種變態的占有和宣泄呢?至于有錢有勢者廣泛的包二奶,或許方式是平和的,但內在的心理不可能沒有變態——滲透著那種勝利者的占有和宣泄!比如,當那些個色情炎炎的混蛋,在私下記錄自己與百多個女人上床的感覺時,他們的內心,一定有一種勝利和占有的居高臨下的無限快意。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