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民間故事 > 中國民間故事 > 正文
          接風

            一

            小米媽剛把被子抱出來放上晾繩就看到小米慌慌忙忙跑進來臉上還有一種不可言說的喜悅透著一股子神秘。

            “媽媽你聽說沒西安的二舅姥爺又要來了”小米掩飾不住激動盡量壓低聲音靠著她媽的耳邊說。

            最近下了將近一個月的雨眼看著這兩天天有點放晴的意思小米媽趕緊把放潮了的衣服被子都拿出來照照日影兒。聽到小米這么說小米媽皺了下眉頭用手拍著很久沒見到太陽的被子抱怨到“怎么又來了。都快六十了一點不安生。抽煙喝酒吸大麻弄到現在無兒無女不說連老婆怕是都跑了連自家的姐妹都沒有待見他的還好意思回來”說完小米媽扶了扶被子轉身進屋去了。

            “媽你也不能這么說。他年輕時全家都遷去西安現在年齡大了自然想看看他小時候生活的地方落葉歸根嘛”小米跟著她媽往屋里走邊走邊說看他媽停在床前也就站在旁邊。

            小米媽邊點著衣服邊說到“哼什么落葉歸根。好好一個人一點都不正干有點錢就知道抽煙喝酒出去惹事闖了禍都是你外公給擺平的現在是一無所有還整天整得跟自己多大的能耐似的。我最看不起了。”小米媽越說越氣憤一件襯衫疊了兩次都還沒疊好。

            小米說“哎呀媽我們也不吃虧不是他每次來多少給我們還是有點表示的上次我不在家聽說最后他走的時候不是每人給了一百塊嗎”

            小米媽聽說就更生氣了“還說呢他哪次來不是住你外婆外公那吃喝是不要錢吶啊一百塊走的時候不帶東西是吧我和你姨媽們加起來一共五家哪次不是輪著請客一遍啊。還一百塊那夠干啥你那個大舅姥爺你又不是不知道怕老婆怕的跟什么似的。本來兄弟回家探親最該是他來接待了。每次一問他都說你舅奶奶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活該是一輩子的窩囊廢”小米一看他媽這么生氣不再多說什么轉身出門想他的一百塊去了。小米想上次舅老爺來自己沒趕上這次在家可得把這虧給補回來。

            二

            院子里一幫孩子聚在起玩牌三順兒邊摸著牌邊就聊開了“哎我跟你們說阿婆這兩天正在家慪氣呢”小米接上茬問“啥事慪氣啊”

            “還不是那西安的二舅姥要來的事嗎阿婆這次不想留他可我們那沒用的大舅姥爺又哭又鬧說舅奶奶不喜歡他不讓他住她們家。這不阿婆看著她兄弟那沒出息的樣想想她弟媳婦的囂張又是傷心又是生氣。鐵了心說這次就是不行愛誰去接誰去她是不會管了。到現在舅老爺馬上就來了阿婆就是吵吵著不見他呢”三順兒說完甩了張梅花五。

            “呦那可不行這親戚馬上就到了沒人接豈不是難看”小米馬上展現出他的擔憂這樣不行啊似乎那一百塊就打了水漂。

            “對啊就是說啊不知道這些大人怎么想的。你說這二舅姥多少年才來一回啥事大不了的非得弄成這樣。要是我啊來盡管來包吃包住隨便玩還管什么誰接誰不接的大人就是斤斤計較小氣”三順兒一番話說得甚是暢快自己也得意得點了點頭似乎對自己的話表示認同。

            “就是”小米也贊同三順兒的話。

            三順兒是小米三姨家的丫頭雖說三姨總是花大錢培養她唱歌跳舞彈鋼琴想讓她文靜點奈何這丫頭就是對武俠功夫那套男孩子的東西感興趣整天不是打打殺殺就是打抱不平。三姨自己做點小生意這兩年又發了點財三順兒更是展現出財大氣粗的架勢來經常性的打抱不平和樂善好施使得這附近的孩子沒有不服她的。一聽到順兒姐的名字附近的孩子都贊不絕口“順兒姐夠義氣”

            四毛就是看不慣三順兒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勁兒甩著牌尖聲尖氣地說“那這樣可正好這接待的事就你三順兒來就行了。我待會兒去跟阿婆說讓她也別慪氣了這事有人管了。回家呢也告訴我媽別瞎忙了多大點子事就三順兒家全權負責就行。”四毛是小米四姨家的丫頭跟三順兒同年從小就一直不服氣三順兒做她姐三順兒有啥事她都跟三順兒對著干。做人呢跟她媽一樣小小氣氣。

            三順兒一聽也沒再猶豫地說“行這事就我辦。我回頭跟我媽說讓她去接二舅姥什么大不了的。來出牌啊”

            三

            這天是要下雨啊太陽剛出了兩天烏云又堆了起來。

            院子里五家的孩子都到了聚在一起打打鬧鬧。小米媽挨著小米四姨五姨一起坐對這個令人討厭的二舅再進行一番討論順便對這次大舅竟然同意接待二舅做了一番推論。

            小米媽最先開始“這次舅媽竟然同意他過去住了真是難得大舅這么多年難得這次有面子”

            小米四姨也說“可不是也不知道這次舅媽怎么就想通了呢按理說二舅該是他們接待回家就是要找親兄弟總住在堂姐家算什么也不怪這次媽這么生氣。都嫁過來這么些年了還得給娘家的擦屁股還得看兒媳婦的臉色。”

            小米五姨嫁得遠不經常回來性子直這次回來正好趕上這事也是巧。“你說這次二舅會不會把二舅媽帶回來”

            小米媽又說道“還二舅媽呢估計早就跟別人跑了不然這么多年怎么也不跟回來看看”

            那邊大人們討論著孩子們這邊就數三順兒最神氣。三順兒本來答應了四毛去跟她媽說接待的事一想她媽可能又會罵她一點子小屁孩什么事都想管就頭疼。好不容易鼓足勇氣一說沒想到她媽毫不猶豫就答應了雖然很驚訝但三順兒還是覺得是自己說服了她媽才解決了親戚的接待問題不由得驕傲起來。

            “我跟你們說我媽說了這次我們家負責接送和請吃飯你們都不要擔心了要不是我苦口婆心的勸我媽你們今天能這么開心嗎”三順兒迫不及待地想曬曬她的功績好向這幫小屁孩證明自己有多厲害。

            四毛第一個不服尖聲尖氣地說“我媽也說了我們家負責出酒。就是上次人家送的好幾千一瓶的呢”

            三順兒總是以大姐的身份自居向來認為拌嘴吵架的事也實在不符合她的身份便也沒說什么。

            天快黑了順兒媽要開著大車去接她二舅順兒爸立刻發火非要順兒媽開新買的小轎車去。順兒媽拗不過換了車才出發。這邊的大人小孩一律先到定好的酒店去。

            四

            客人是接來了親人見面一陣寒暄

            大家激動的往里走看看老板安排的房間太小順兒爸立刻發火讓老板擺最大的桌子來。老板說大桌子收起來了包間已經準備好了擠擠還是可以的。順兒爸表示堅決不行說“我們這么多人又有客人不能將就可以等一會但是要換大的包間”老板看是常客又不好拒絕便趕緊去安排了。

             好不容易落了座小米外公坐首位右邊的阿婆還是不太高興。小米媽跟著小米三姨四姨五姨靠著阿婆坐在一起左手邊是大舅姥、二舅姥緊跟著三順兒爸。

            順兒爸先開了口“二舅你這次來怎么不早說你早說我就讓我的朋友去接你了舅你不知道就這黃湯城就沒有我不認識的人”順兒爸這次可了勁兒的激動平時錢都是媳婦掙不僅從不體貼還自己在外面吃喝認兄弟早就不招人待見順兒媽從不給他好臉色看。但就一點一有外人在順兒媽就不太說什么算是給他三分臉面。每當這時就是順兒爸最能體現他“一家之主”的時候了順兒爸話一說完就嚷嚷地訓斥順兒媽怎么定了這么個酒店一點都不夠檔次嫌熱讓順兒媽把空調再調低一點。順兒媽果然沒說什么白了他一眼就去調溫度了。順兒爸更得意了。

            老板動作還挺快說話間就上了幾個涼盤進來招呼時順便說了句外面又下雨了。四毛瞥了她媽一眼示意她把酒拿出來。四毛媽抱出個盒子想打開被順兒爸立刻接了過去。順兒爸仔細端詳了一下裝酒的盒子一看是某某品牌私人定制笑容就堆上了臉。一邊拆包裝盒一邊對他二舅說“舅俺們知道你會喝酒說你一次能喝半斤多吶正好老爸也能喝大舅也還行今天這酒不錯舅難得來一次也沒啥好孝敬的今天我就陪你們喝個夠”客人聽著也特別開心歡心地看著順兒爸給他倒酒。

            孩子們聚在一起都在說等會兒打牌的事情。菜已經擺滿了桌子順兒爸端起酒杯對著他二舅說“來二舅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就先干為敬了”說完一仰脖半杯還沒下肚就轉身吐了出來。嚷嚷道“這什么酒這么難喝假的吧還私人定制”聽到順兒爸真么一說幾個老人當即色變把手里的酒杯放下。順兒爸重新拿過酒瓶仔細端詳這不果然和包裝盒上的不一樣當即抬頭看著四毛媽說“你拿這什么酒假的吧你說二舅好不容易來一趟你怎么還整這一出呢。”四毛媽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推脫說誰也沒動過那瓶酒那酒是本來就被裝在那盒子里的。順兒爸立刻抬高音量表示不可能“不信你自己看這酒瓶明明和包裝盒不一樣平時你就小氣那么貴的酒怎么可能舍得拿出來一定是后來拿酒裝進去的吧。”順兒爸毫不留情的揭穿使得場面變得十分尷尬吃菜的孩子們也都停下了筷子看著大人不知該如何是好。順兒媽趕緊打圓場“老四又不是傻怎么可能給你們喝假酒不可能假的你放心大膽的喝爸、二舅、大舅都放心這酒我知道假不了”順兒爸一看媳婦開口沒再說什么只是要三順兒去拿一箱啤酒準備改喝啤酒。

            順兒爸倒上啤酒又是敬了一番這飯局才正式開始了。輪到這邊女眷敬酒從小米媽開始小米媽端起酒杯說“二舅這么多年不見了這次怎么舅媽沒跟你來啊我們也好久沒看到舅媽了呢想得慌怎么就不一起過來呢”客人端著酒杯里面還是起先倒的白酒回答道“你舅媽本來想來的可是這些天不是很舒服就沒跟過來了下次一定讓她過來。”

            小米媽還想再問嚴不嚴重被順兒媽用肘子搗了一下便停住話頭喝了酒坐下了。

            接著順兒媽站起來說“二舅你看這么多年不見您還是這么年輕看看我們都老了”順兒媽一個老字剛說完順兒爸立刻就睜大眼睛音量都要震破耳膜了“放屁你怎么能在你舅面前說你老了啊你再老在你舅面前也是小孩說什么屁話”順兒媽盯了他一眼什么沒說讓了幾句多吃點菜就坐下來了順兒爸立刻覺得自己剛剛好像做對了事情吩咐三順兒倒酒。

            這次輪到遠嫁的小米五姨敬酒。順兒爸本來最不喜歡就是小米五姨家小米五姨人長得漂亮能干非找了個比他矮還一貧如洗的丈夫這讓順兒爸很是看不起背地里還是當面都叫他們“武大郎”。不過這些年五姨一家搞特色農業賺了不少錢順兒爸才不像以前那樣近來多有點收斂。這不當小米五姨說“我記得舅最喜歡吃黃瓜了今年我們家種了很多聽說舅來我們家那口子非要我多帶一點來給你。說是自家種的水黃瓜純綠色比外面賣的要好。我也不會說話我就干了啊”順兒爸竟然只咕噥了一句“誰稀罕你的黃瓜。”就停嘴了。

            又是沒吃幾口順兒爸發現面前的盤子里總有水蹦出來抬頭一看天花板濕了一大塊正往下滴水呢這可了不得順兒爸立刻叫來老板用震破鼓膜的聲音訓斥了一番直到老板說出等會結賬的時候少算錢順兒爸才罷休。

            孩子們永遠是吃不完一場席的吃著吃著大概飽了就都去旁邊的桌子打撲克了。桌上只剩下小米和三順兩個大一點的孩子了。外面雨越下越大屋子里大人們繼續寒暄喝完了酒的都點上了煙。小米和三順兒因為懂規矩不能下飯桌就那么干坐著。空調的溫度還是調不了悶熱的天陰沉的雨聒噪的人這接風宴是終于吃完了

            五

            大家冒著雨上了車四毛媽想起她的酒還沒拿就讓小米去拿。小米回到剛剛吃飯的包間那瓶幾千塊的私人定制連三分之一都沒有喝到啤酒瓶倒是空了不少。沒人的包廂悶熱夾雜著煙味漏水的天花板水滴隨著雨勢越大變得越來越大滴到盤子邊上啪啪響。小米有點后悔期待二舅姥來了。

            小米剛回到車上順兒爸就把車發動了。孩子們還是有他們自己的玩樂。順兒爸體貼地問了句“二舅啥時候走你一句話我保證給你送到車站買好票。你不知道這黃湯鎮就沒有我不認識的人”客人趕緊答話“那好啊我十號走你看”客人這邊話還沒說完三順兒爸立刻就接上了“行舅你走這事就包我身上你就放心吧這幾天你就在大舅家好好休息到時候我一定給你整的規規矩矩”客人連說幾個那就好便不再說什么了。到了三順兒家小米媽她們跟著三順兒媽下了車三順爸繼續把客人送回家。

            車剛發動離開三順兒就忍不住說了“媽四姨就會干那事都好幾次了每次都說拿酒每次都把便宜的酒瓶放在貴的盒子里真是的”小米媽接著說“還說呢就你爸一直嚷嚷說是假酒弄得本來能喝的幾個人都不敢喝了。”

            小米拉著她媽催她趕緊回家。小米媽還想說什么也停住了話頭不說了。小米的一百塊沒了也不再關心這事兒了。

            過了好久小米才想起來問她媽二舅姥走沒走小米媽不耐煩這消息也就沒了下文。但是總之接風是完成了。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