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情感故事 > 親情故事 > 正文
          那個不再堅強的女孩

            青春是時間的揮霍擁有大把青春的人無疑是最幸運的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段經歷痛苦無助不堪回首。在我印象中有一個堅強得令人心疼的女孩。

            Y是我的初中同學有過初二同桌的經歷因為她的名字與“咩咩”近音我們都喜歡叫她“咩咩”。

            那是我初一下半學期轉學去他們學校Y坐在第二排穿著干凈整潔的白色襯衫留著清爽的馬尾標準的瓜子臉眉毛彎著像是在笑。

            我剛開始被安排在Y的后面憑著話嘮很快和周圍打成一片。Y的話很少只能從她的只言片語中得知她的父母關系不太好經常吵架。我當時的同桌跟我說如果不是Y他們早就離婚了Y成績不算頂尖但也在中上游作為語文課代表每天的課文領讀從未忘記而且經常代表班級參加學校的語文演講比賽那時的我無法想象她的背后只是吃驚于她的父母。

            Y從不穿短袖天氣再熱也只是將袖子挽到手臂我一直對她的行為感到奇怪。初二我們被分到同一班坐了同桌我開玩笑說“你是古代穿越來的嗎整天將自己包得嚴嚴實實天這么熱還穿長袖不熱嗎”Y沒有回答轉過頭不再理我。我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費盡心思求她原諒后來她露出胳膊讓我看那是兩條猙獰的傷痕纏繞在胳膊上醒目刺眼。

            “小時候出了事故雖然已經不在意但還是遮起來比較好。”我的心突然揪緊尷尬的說“受傷嘛總會好的。”心里卻已經將自己罵了千百遍。

            自從理解了Y不穿短袖的原因后我開始各方面謙讓她幫她收交作業抬水值日在別人眼里可能有些微妙但只有我知道原因而Y在期末考試前學習成績突飛猛進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在此之前她確實拼盡全力來得早走得晚一整天只能聽到她寫字的沙沙聲。我從那時起佩服她的努力她是我見到過最堅強的女孩。

            Y戀愛了是跟二班的一個男生她跟我說已經暗戀那男生好長時間。我在學校見到過打著耳釘染著橘紅色的頭發帥氣的臉確實能吸引很多女孩子。從他身邊走過能聞到一股不知名的香煙味。他會時不時來找Y在全班的目光下帶Y出去我是看的清楚的Y嘴角抿著笑沉默著跟他出去。

            自從Y戀愛后整個人也開朗起來也會跟班里其他女生圍在一起聊八卦我總能聽到她們談論Y的男朋友女生們發出一陣羨慕的聲音開始問圍繞著Y開始話題。“他那么帥告白一定很浪漫吧。”“聽說他家境很好還會打籃球。”……Y總是笑著說“還好啦他平時很冷淡的。”說這句話時Y臉上掛著淺淺的笑。

            我有時從她們旁邊經過也會聽到她們小聲談論我“……XX其實也不錯會彈鋼琴會唱歌聽說還在比賽里得過獎。”“是啊他人緣也好老師都對他偏心。”我當時是班干部但很少向老師打小報告甚至有時會幫他們開脫久而久之就成了班里人緣最好的人。但Y只將我當做同桌頂多算半個藍顏。

            Y的戀愛很順利也能看得出男生很有心我曾有一段時間見他摘了耳釘頭發也洗成了黑色。這一切都是在發生那件事之前。

            Y的父母離婚了。

            沒有任何征兆的如閃電般突如其來。父親繼續留在這里工作母親執意要帶Y去外公那里。Y當然不會同意幾番與家里鬧僵。最終Y還是跟著母親去了外公那里原因是外婆病情惡化。

            原來Y的外婆患有癌癥父母吵架也是因為外婆的治療花費。

            Y轉學去了外地我沒有聽說過的地方自此那個男生也不見蹤影。下一次見到Y已經是高中。

            高中我考中了省重點除枯燥的學習外毫無波瀾。遇見Y是在高三第一次摸底考試。Y此時和初中已經判若兩人她留著披肩發打了耳釘一舉一動都彰顯著異樣的成熟Y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Y了見面也裝作路人視而不見而且她身邊的男生總在換。

            高考結束我回到學校提取檔案在分數欄前遇到了Y她摘了耳釘穿了黑色的衣服。

            “嗨你還記得我嗎。”我走過去朝她打招呼她轉過頭烏黑的眼睛有些黯然看到我愣了一下接著避開視線“好像是初中同學我記不太清楚了。”我盯著她冷漠的臉嘴角拉出一絲微笑“也是都好幾年了我只記得你當初轉學去外地。”

            Y沒有再說話清冷的目光盯著分數欄我心里嘆了口氣“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到Y之后甚至沒聽任何人談起她。但我一直都記著曾經有一個堅強的女孩變得不再那么堅強。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