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幽默故事 > 爆笑網文 > 正文
          阿P故事·阿P得獎

            阿P參加“布鞋杯”有獎征文大賽,獲得了一等獎,根據大賽規則,他將得到價值五千元的獎品。媳婦小蘭聽到這個消息,不無遺憾地說:“這獎品要是現金多好。”阿P輕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說:“你知足吧,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你還要挑剔呀?”
            
            到了領獎這天,阿P按照報紙上公布的領獎方法,騎著電動車去了一家贊助企業。辦好手續后,人家挺熱情地問阿P:“獎品怎么帶回去呀?”阿P開心地說:“沒事,沒事,我開著電動車哪。”人家一聽就笑了:“知道什么獎品不?是我們廠新研制生產的布鞋,按出廠價每雙十二塊五,獎給您四百雙布鞋,十幾箱子的貨呢。”
            
            阿P一聽頭就大了,“你們不能獎點實用的?這四百雙鞋,我穿到哪年哪月呀?”那人態度極好,說:“鞋子還不實用?再說了,我們還沒收你個調稅哩。”阿P想想也是,只好到路邊租了一輛車,把布鞋拉回了家。
            
            小蘭在家正等著特大好消息,一看那么多鞋,立刻就嚷嚷起來:“怎么回事啊,這就是獎品呀?”阿P在路上已經有了主意,他得意地說:“這些鞋,我阿P能把它換成錢!”小蘭望著這十幾箱子的貨,賭氣地說:“那你就別上班了,賣鞋吧。”阿P一拍大腿,說:“夫人真是高人,與我想到一塊去了。我要把鞋送到我妹妹開的商店去,讓她代賣。”小蘭一聽笑岔了氣:“你開玩笑吧?妹妹開的是蛋糕店,能賣布鞋呀?”阿P說:“能,咱也搞有獎促銷,在門口設個專柜,買蛋糕送布鞋……”
            
            阿P把布鞋送到妹妹開的蛋糕店,可這種鞋式樣太老,城里人根本不屑一顧,一個月才送出兩雙鞋。阿P一想,照這個進度十年也賣不完呀,不行,得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他讓小蘭找來兩家的家譜,把上下三輩子的親戚核實了一遍,終于查到一個在偏遠農村開小賣部的表叔。阿P打電話同表叔商量,表叔很爽氣,立馬答應:“沒問題,布鞋在農村還是有市場的,趕緊送來吧。”阿P一聽欣喜萬分,當即租了一輛車,趕了大半夜的路,把布鞋給表叔送了過去。
            
            了卻了這件心事,阿P的心情無比輕松,當天夜里就做了這樣一個夢:一雙鞋賣它二十元,四百雙鞋就是八千元,人山人海的農村集市上呀,人擠著人都在搶著買布鞋呢,那火爆的場面就如同城里人擠公交車一般。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表叔卻一直沒捎信來讓阿P去拿鞋錢,阿P琢磨著,或許是表叔太忙,忘了送信?看來還得自己走一趟。阿P買上煙酒,滿懷希望地趕到表叔的小賣部,一看,立刻目瞪口呆:那一箱箱鞋還在那兒放著。“表叔,這、這……”
            
            表叔說:“天太熱,不是賣布鞋的季節,這些日子,只賣掉了八雙。”怎么會這樣呢?阿P問表叔:“你是按多少錢一雙賣的呀?”表叔說:“加了點,我不能做虧本生意吧?”阿P連連點頭:“理解,只是你加了多少?”表叔哼哼哈哈,好半天才說:“加了二十元,每雙賣四十元。”阿P當時鼻子都氣歪了,好家伙,這鞋價加得也太離譜了,你當皮鞋賣呀?
            
            告別了表叔,阿P無精打采地來到村口車站,突然,有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擋在他面前,阿P一看,原來是自己小時候的伙伴二子,只見他神秘兮兮地說:“你托那些奸商賣怎么行啊?鞋的本錢又不是他自己的,他不著急。這無本的買賣,他能不把賣價提得高高的?賣一雙賺一雙,賣不了拉倒,你就等到猴年馬月吧。”
            
            聽聽二子的話,阿P也覺得是這么個理,可是,除此之外,別無它法呀!二子干咳了幾聲,壓低嗓子說:“這樣吧,我正帶著百十號人干建筑呢,你把鞋給我,我發給民工,也算頂一部分工錢。”
            
            這倒是個不錯的法子!可是,阿P還是有些不放心,說:“那咱親兄弟明算賬,這鞋錢……”二子伸出一只手來,用勁地拍著阿P的肩膀,說:“咱們是從小長大的哥們,這點錢還能出問題?等人家把工程款給我結了,我立馬給你鞋錢就是。”阿P到這個時候也真沒了辦法,死馬當活馬醫吧,回到城里,阿P找輛推車,到表叔處把鞋拉回來,送到二子的建筑工地上。
            
            眼看春去秋來,二子一直沒給阿P鞋錢,逼得阿P幾乎天天打電話催問,二子總是說:“快了快了,就這幾天了。”阿P只好一等再等,小蘭比阿P還要著急,催著阿P找上門去。
            
            沒辦法,阿P便買上煙酒來到二子的家,二子在家正喝酒呢,阿P小心地問:“工程款結了嗎?”二子大大咧咧地說:“倒是結了大部分,只是錢又被上家扣住了。這樣吧,反正這鞋你也是白得來的,等明年秋天行嗎?”
            
            阿P一聽氣得直哆嗦:“這怎么行呢?我點燈熬夜換來的東西,怎么成了白得來的呢?你給不給,我阿P也不是省油的燈!”二子趕緊賠著笑臉,說:“要不這樣吧,他們還欠我一些工程款,我把欠條給你,我想你阿P出馬,什么事辦不成啊?”
            
            阿P被人一捧,有些飄飄然,他拿著二子給的欠條,找到欠工程款的面粉廠。廠長接過欠條,一看就說:“我們工程款早就結了,這是扣的質量保證金,要一年之后,工程沒有質量問題才付。”阿P一聽頭又大了,再等一年,我頭發都白了。阿P一想,他有個同學在局里當個小頭頭,干脆買點禮品,去找他幫忙吧。
            
            事情七轉八拐的,總算有人出面說話了,面粉廠的人就看在有關部門領導的面子上,回復阿P:“要想提前結賬也行,來拉面粉吧。”阿P和小蘭一合計,這也行,總比等上一年要好,小蘭說:“這面粉是吃的東西,肯定比布鞋好出手。你不是有個文友在織布廠管后勤嗎,找他幫忙,把面粉賣給他們廠子的職工食堂,不就換出現錢來了?”這可真是個好主意,阿P當即給織布廠的文友打電話,文友滿口答應:“不就是幾千斤面粉嗎,送來就是,我們廠子的食堂,一天用量百多斤呢,沒問題。”阿P又厚著臉皮問他:“能不能立刻兌現錢呀?”文友說話就結巴了:“這可沒有先例,必須用完以后才行。”小蘭算了算時間,說:“不過個把月的時間就能吃完了,咱也不差這幾天。”
            
            一個月后,阿P讓文友把面粉錢結了吧,文友說:“我剛剛催過廠長了,只是最近廠子效益不好,臨時抽不出錢來,再等等吧。”于是,阿P又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之中。
            
            可是沒有想到,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阿P正和小蘭看電視新聞,突然接到文友打來的電話,文友著急地說:“廠子的狀況不妙,出口的一批布出了質量問題,賠大了。”阿P嚇了一跳:“會不會倒閉呀?”文友說:“說不準呢,你趕快來,看看有什么可以頂債的。”
            
            阿P一聽立時懵了:這都是些什么事呀,一年多了,這四百雙鞋怎么賣來賣去換來的還是東西呀?小蘭也埋怨阿P:“你這是得的什么獎,一分錢沒見,反倒賠進去不少,還讓人心里天天煩惱,真不如當初壓根沒這事呢。”阿P想想也真是,這哪是鞋呀,就是一個催命的。這織布廠要是破產了,咱們的鞋錢,也就是面粉錢,那可就打水漂了呀!
            
            阿P和小蘭急得一夜沒合眼,第二天一早,立即租了一輛車來到織布廠。文友一看到阿P,他是一臉的歉意,直說對不起,立即悄悄地把阿P倆帶到他們的倉庫門口,指著一箱箱東西說:“趁法院還沒查封,趕緊拉吧,貨號很全的,隨便挑,都是廠家進了我們的布不給錢頂來的貨。”阿P忐忑不安地走進倉庫一看,又好氣又好笑,你猜怎么著,滿倉庫沒別的,全是布鞋!
            
            小蘭傻傻地愣了半天,有氣無力地問阿P:“咋辦?”阿P一咬牙一跺腳,干脆地說:“拉!”
            
            在回家的路上,小蘭心事重重地問:“這事咋辦呀?家里沒處放,看著還鬧心。”阿P突然胸有成竹地說:“咱們直接送到市中路33號,一次性處理,人家全收了。”小蘭一聽有些吃驚:“你是不是氣瘋了,腦子沒燒壞吧?”阿P神情變得嚴肅起來,說:“你放心,我已經打過電話,這次一定一了百了!”
            
            車子來到市中路33號辦公大樓前,車還沒停穩呢,人家就立即熱情地迎了出來,好多人一起動手幫忙卸貨,嘴里還不停地對阿P說著感謝的話。清點好件數后,一位干部模樣的人對阿P說:“您盡管放心,我們保證按您的要求立即發過去,請您在登記表上簽個名吧。”阿P接過那張登記表,看都沒看就簽上了小蘭的名字。小蘭已經弄明了事情的經過,她莞爾一笑,嗔怪道:“別光寫我的名字呀,把你的也寫上。”
            
            阿P夫妻倆終于解脫了,無鞋一身輕嘛,阿P和小蘭手挽著手,走在灑滿陽光的回家路上。這時,阿P又接到一個短信:您年初參加“誠信杯”征文大賽的那篇文章獲獎了。阿P趕緊發短信問:發現金嗎?不一會,短信回復了,阿P 看著短信,神情慢慢激動起來,他拿出一張名片,按上面的電話撥了過去,“紅十字會嗎?郝主任呀,我們還有東西要捐呢!”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