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7gtl"><em id="77gtl"><kbd id="77gtl"></kbd></em></big>
  1. <object id="77gtl"><em id="77gtl"><track id="77gtl"></track></em></object>

    <object id="77gtl"></object>
    <th id="77gtl"></th>
        1. 您現在所在位置:童話故事 > 幽默故事 > 爆笑網文 > 正文
          鬼天氣

            太陽透過薄紗似的云絮照射在這山嶺上。灰蟬沒命的在松樹上嘶叫著。

            “鬼天氣熱死了”老陳用毛巾抹了一把汗他正在自留山上采松脂。自留山上的松樹不多只有百來棵每天只需兩小時就可以采完。所以老陳上午干果園的活午后就上山采松脂。因為午后氣溫高出脂量多。

            采脂是辛苦活兒一會兒工夫老陳的衣服就擰得出水。他停下來坐在松樹底稍歇一會。這時他腰間的手機響了一下是信息“一至三小時內有雷雨大風天氣局部有大暴雨請做好…。。”

            “這信息靠得住母豬也會上樹。”老陳蔑笑一下隨手把信息刪除掉。不過老陳佩服天氣信息中的“局部”兩字局部是哪里哪里下雨哪里就是局部萬能的。下暴雨了的地方的人說真準準過老伊的“飛毛腿”沒有下暴雨的地方的人說幸虧咱這里不是局部要是來個泥石流死翹翹了。

            老陳仰起脖子咕嚕嚕喝了半瓶“白馬茶”汗水跟著“汨汨”的涌了出來。手機又“傷不起傷不起……”地唱了起來是老友兼死黨張揚來電話“老陳頭準備下暴雨嗚還不回來”

            “兄弟太陽高照呢。你是無聊過頭又來打擾我工作是不是”這個張揚是個無聊的主又好整蠱作怪。有時半夜三更來個電話驚醒你的美夢他卻只在那頭哈哈傻笑。大伙因此給他起了個外號“無聊張揚”。

            “你這個老陳皮我好心提醒你呢天氣信息你沒看一會看你淋成犀利哥。快回來在李財家等你三缺一呢。”

            哈昨晚勝了他十幾元這小子就耿耿于懷。

            “那好一小時后……”

            老陳話沒說完頭頂上空突然“霹靂”一聲滾了一個炸雷驚得老陳手機扔出了兩米遠。老陳往天一看媽的還是那一絲浮云太陽明晃晃的照著呢。

            “神馬東西居然來個晴天霹靂真是個鬼天氣。”老陳罵罵咧咧著找回手機。

            鬼這個字不是隨便亂講的一講就真正活見鬼。又一個炸雷從頭頂上滾過老陳發覺天頂上的云突然厚了很多太陽光竟然被遮擋住了。他這才徹底理解了“風云突變”這個詞的意思。老陳天文地理古今中外讀過很多書知道一切的形成與雷電有關盤古開天時雷電不斷促進有機質化合成了生命。傳說中有男和女同居一室一響炸雷女的嚇的倒入男的懷抱就這樣延續了下一代。但老陳想不到雷公的一聲令下竟然剎那間風云際會滿天。緊接著跳棋玻璃珠大的雨點巴答巴答劈頭蓋臉砸下來一點也不客氣。

            “喂喂…。。”手機里張揚還在叫。

            “還叫我可不想五雷轟頂。”老陳立馬關機千萬不能惹雷上身哦。

            雨越下越大雷越響越起勁。突然一道白光從眼前閃像利劍直插下山谷里老陳恐怖感頓時從腳底生起心懸了起來。他驟然醒覺自己正站在方圓兩里的最高峰之上呢。以前的閃電是在天上現在的卻飛落到腳下的山谷自己隨時會成為雷擊目標。

            閃電此伏彼起像無數炮彈在上甘嶺轟炸一樣。老陳想跑回家已經不可能兩腳一跑形成跨步電壓就成為閃電襲擊對象。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躲開高大的松樹避免雷擊松樹時自己成為無辜牽連者。但也不能站到空蕩蕩的地方被閃電一眼相中頃刻變成烤豬。老陳唯有尋了一處密密的草叢像老鼠一樣鉆了進去。草叢擋不了雨水不過沒關系他的衣服早濕透了。老陳原先估計這場無根雨不會下很久但是出乎他意料頭頂那云層就是不挪動似乎被雨神用螺絲擰死在這天頂。

            雨一潑一潑落下四面白茫茫雷電一下比一下厲害東一劈西一劈像是在尋找老陳的蹤跡。一把把電光仿佛火燒眼眉一聲聲炸響震耳欲聾。每一次閃鳴老陳就心悸一次。此時他才感覺生命如此脆弱命懸一線的恐懼感籠罩心頭人的魂魄似乎就要被驚散。他只是本能的緊閉雙眼雙手捂住兩耳頭低藏在雙膝間兩肩索索抖動。

            半小時過去了。一小時過去了。雨依舊索索而下沒半點要停的跡象。這可急壞了在家里的陳嫂老公沒見回來打電話又關了機雨大雷響的真怕有什么不測。她趕緊電話張揚“老陳采松脂不見回來雷公這么犀利真怕他什么事不知如何是好。”

            “老陳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嗎”張揚問。

            “從來沒。”

            “那么你放心好了雷公只劈壞人。”

            可是雷公就是雷公現在正如一頭怪獸咆哮著四處亂竄。老陳依舊在草叢里縮成一團默默念著阿尼陀佛。突然一道藍光從云端閃下來隨著一聲巨響老陳整個人拋起了兩尺高又重重摔下來屁股怪痛。不遠處一棵大松樹被閃電擊中從尾到頭削開長長的口子空氣中散滿硫磺味。

            老陳頓時醒悟過來要是在此多呆一秒鐘就多一分危險他立馬作出決定跑。他呼的沖出草叢彎著身子狂奔起來不再理會雨多大雷多響腦袋里只有一個字——跑。只有沖出敵占區才有生存的可能他不管下坡路多滑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也不理身上劃了多少個口子流了多少血只是一口氣滾蛋似的到了山腳口里喘粗氣臉面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好久他才搖搖晃晃站起來往山頂上望望忽而哼起歌來

            “老么老兒郎為采松脂上山岡不怕太陽曬也不怕風雨狂只怕雷公霹靂響呀為了兩餐我差點把命喪郎里……”

            老陳“犀利哥”似的回到家見老婆卻倚靠在大門口哈哈笑頓時惱火啦“哼虧你笑得出口老子差點命都凍過水了。”

            “放心雷公不劈好人你的死黨張揚說的。”

            嗎嗎的這廝竟把“無聊張揚”的話當真理了哼。

          0
          0
          ?
          廣告
          廣告
          二四六天天好彩兔賛资料